排球

【菊韵】借客体氛围传达主体心绪(赏析)“毕业”

2020-03-27 06:48: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山东半岛旱到地裂半尺,草木枯萎。大道上两拨人,一部分逃荒乞讨,另一部分敲锣打鼓去龙王庙求雨。方格庄乃是出名的不怕旱村庄,井水也告了急。村口一户人家的井台上,有个叫方洛阳的少年,跟他的寡妇娘摇水抗旱,正用辘辘把一桶水摇到齐井口处,大道边急匆匆地赶过来一个人,方洛阳以是必是讨水喝的,谁知道那人是个掉队的戏子,边赶路边背戏文,到此时还没从戏中走出,居然冲方洛阳深深一揖,说起了京韵道白:“啊,这位小相公,借问要去城阳,却是如何走法呀?”这方洛阳天生一副好嗓子,当地盛行的柳腔、茂腔、吕剧、山东梆子包括评戏他都不屑一顾,独喜唱京戏,怎奈乡下难遇知音,方洛阳很是苦闷,眼下面对这戏子,方洛阳如遇知音,但他胳膊肘正压着辘辘呢,不敢松开,便开口唱了四句西皮流水:“三条小路似羊肠,选定右边莫彷徨,抵达焦村朝南拐,午后一刻必到城阳。”
戏子见方洛阳唱得好,道路又指清楚了,十分开心:“啊,多谢小相公,在下这厢有礼啦。”深施一礼,转身又边走边背上了戏词。这边方洛阳信口编词,把“专家”震住,心里好不得意,猛想到还没还礼呢,便忘情朝戏子的背景一揖:“兄台,一路” ……“保重”二字未说出口,肘下的辘辘忘记用力,一桶水坠落下去,辘辘一反转,把方洛阳打落到井里去了!
方洛阳的寡妇娘正低头浇水,听得“哎哟”一声伴着辘辘响,回头不见了儿子,慌忙跑到井口一看,儿子掉到井里去了!吓得她拍着井口问:“洛阳,你怎么样了?”干叫不答应,忽然想起儿子平时与她的规定,讲话要用京韵道白,或唱着说,莫非这戏痴掉井里去,还恪守这规矩吗?母亲受儿子熏陶,也会唱几句,便唱道:“一见娇儿落了井,不知吉来不知凶?”这一招果然有效,儿子在井下应声唱道:“失神坠井昏蒙蒙,不辨南北与西东,漆黑如墨冷如冰……”此处应有一过门,这方洛阳竟要坚持唱完,再接下句:“冬,龙哩格龙冬哩格龙……快叫人来救性命!”
方洛阳长到十七岁,不但戏唱得好,并且生旦净丑样样俱能,可惜村民们只知道听着好玩,无法判定他到底够哪个层次,这让方洛阳自己也苦恼。这年,嫁到城阳的姑母在那边替他说了一门亲,方洛阳奉母亲之命,去姑母家小住,也是让未来的丈人家看看孩子的人品。城阳是大镇,姑母日子又称小康,方洛阳得以天天泡戏园子,并且总买前几排的甲级票。看了几天戏,散场时,有位戏子亲切地把他拉到一边,塞给他一块大洋:“看小哥每天必坐前排,定是个明眼人,我唱了半年戏,始终无人喝采,求小哥帮衬一二。”方洛阳还从来没见过大洋,顿时喜笑颜开:“好说,好说。”那人嘱咐,明天主角生病,由他代替出演折子戏《平贵别窑》趣薛平贵一角,只要方洛阳在他一出台亮相时用力喊声“好”,观众一定会跟着起哄,这一块钱就归他了!
次日晚上,戏子当真代演薛平贵,亮相后,说了半天台词,却见方洛阳从后台登到前台,戏子后悔不迭,怎么找了个傻子,他难道要跑到台上喝彩?忙示意对方下去再喝。谁料这方洛阳从口袋里掏出那块大洋,双手递给戏子:“这钱还是还你吧,我实在喝出不那个‘好’来!”方洛阳底气特足,把声音送到戏园子每个角落,观众们听得一清二楚,大家登时明白了内情,齐声一个“好”字,随即掌声大作,满场人笑得前仰后合,都道台上这后生真有天分,今晚这戏看得值啊。
见台下乱了套,戏班班主忙把方洛阳请到台后,问:“小伙子,你方才唱的这叫哪一出?”方洛阳蔑视地撇嘴:“我也稀罕钱。想挣他的,可怎么也得不即不离的,这个样,我咋喊法呀?”班主说,你学过唱戏?方洛阳说,我没学,可也不至于这样子。班主马上让方洛阳代替原先的戏子,不化装就上了台。这方洛阳身穿民国便装,做着古人薛平贵的扮相,简直是声情并茂,把台下人都感动了!
这场风波过后,班主亲自到方格庄拜见方洛阳的母亲,送上一笔养老金,说要带方洛阳学戏去。方母也怕儿子憋出个什么病来,一咬牙,答应了。
这个班子青一色全是班主的徒弟或徒侄,冷丁掺进一个外人,大家很是别扭。方洛阳一进了班子,马上就给师傅师母叩头,自称“徒儿”,又认所有的戏子为师哥、师姐:“各位都是科班,我是个野生的,还望多多提携。”班主却也客套,说你那天登台获满堂彩,我并没有教你一招一式,怎么可以当你的师傅?方洛阳跪在地上,说师傅既然把我收了来,就不兴拿我当前窝养的待,然后,行李卷儿放在宿舍的门边,等师兄们全入睡,他才躺下。
过去学戏,没音像没戏本儿参照,全靠死记硬背,师傅怕徒弟们贪睡学不好,训练方式极端残酷:睡觉没有铺,在地当中铺了稻草夹杂黍穰,再洒上些水,徒弟们睡在潮湿的稻草上面,身上很快生了疥,奇痒钻心,夜里正好爬起来边挠边背词;遇有台上丢丑或者考试不过关的,还要睡席筒,就是把一领席子卷成筒立着,让受罚着在里面站着,什么时候过关了,什么时候解禁……至于打骂,那更是家常便饭!方洛阳天生是个戏料子,一点就通,从来没挨过师傅打骂。但是,尽管他生旦净丑样样都会,但他只说自己“样样通,样样松”,从来不抢戏,在戏台上也不过分表现,师兄们虽然看他不顺眼,却也找不出毛病来。
这天,戏班子来到一个叫金口镇的地方,协议签定,唱一周大戏。班里的台柱子高亮菊本是班主的徒侄,惦记着班主的女儿小璐芳,几次开口,均被班主哼哈地搪塞过去,高亮菊窝着一肚子火,发恨要给班主个颜色瞧瞧,到了节骨眼上,偷偷吃下三粒巴豆,登时泻得人脱了相,妆都化好了,却临时倒在台后!班主大惊,高亮菊是武净行当,扮演《古城会》中的关二爷,班子无人能替,缺了他,今晚就砸锅!救场如救火,班主说,方洛阳,你赶紧化妆,好歹顶下一阵来如何?
高亮菊也有些追随的弟兄,恨方洛阳大包大揽,存心让他出丑,几个人相互挤了几下眼,坏主意就出来了。
借台前推出折子戏延长时间,这边方洛阳马上化妆,锣鼓一响,关公登台亮相,踩着点儿走到“出将”口,伸手一抓武器,发现那口青龙偃月刀被人换成了一把除雪用的木锨!鼓点由不得他寻找,便提着木锨亮相。台下人正要喝倒采,这方洛阳急中生智,向琴师递了个“二六”板的暗号,胡琴一叫,他开口唱道:“关某我虽然降汉不曾降曹,为什么大刀换成木锹,叫一声马童将爷的马备好,凭此锹也杀它个地动山摇!”尽管拿错了兵器,怎奈他临场机智发挥,四句现编的词又唱得珠圆玉润,感动得台下观众掌声如潮……
当初那几个站在高菊亮一伙的,妒恨方洛阳无故得宠,藏起大刀,本意是想让他当众出丑,谁知道反而帮了倒忙,成全了他,一个个悔青了肠子,事后又被班主恶骂一通,从此灰溜溜地再不敢生事。事后,方洛阳仍然不演主角,今天老生,明天青衣地打替班,行行出类拔萃,角角惟妙惟肖,到一处,红一处,几年下来,整个山东的戏迷全知道有这么位全能名角,戏班子的日子也好混多了!每逢师傅多发他劳金,这方洛阳总是坚决不受:“我就是个跑龙套的角色,跟师兄们随个大溜已是沾足了便宜,可不敢无功受禄。”老话说,日久见人心,渐渐地方洛阳有了许多知心的师兄。
这年进入腊月门,正是戏班子较劲的时候,班主突然中风,瘫在床上不能动弹。班子一下子乱了套,有些角儿悄悄收拾行囊准备随时走人。方洛阳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扑通跪在地当中:“我们好歹都蒙师傅教育一场,又见天在戏台上扮着古代圣贤,怎么可以在这当口把师傅甩了?黄了班子,那不是要他老人家的命吗?世人都骂我们‘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咱自己可得做个样子让他们另眼相看!”
保住了班子,方洛阳拳打脚踢,把秩序安排得井井有条,每次排戏,必要把师傅抬到现场,师傅不会讲话,那也要他点头认可才能上演……班子的行为在社会上传开了,观众们更加买方洛阳的帐,众口一词称班子为“侠义班”。方洛阳为人谦恭,凡有落难的同行,求到面前,他是一定要分碗饭给对方吃的;遇有迷恋他的戏迷无钱买票,他经常自掏腰包请人家看戏,方洛阳说,自己出身低微,好歹有人称老板了,且不可一副小人得志的姿态。同行朋友们问他,如今你名声这么响,何必活成这副谨小慎微的样子?方洛阳答,戏子以戏为天,只要能把戏唱好,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出乎所有人所料,老班主那次中风是装出来的。经过一番考验,老班主真是既喜又悲,自己的亲徒弟要紧关头反不如个半路出家的禁得住考验!半年后,老班主重新站起来执掌班子事务,把女儿许配给方洛阳为妻,重要的事都放在了方洛阳的肩膀上。老班主有心把几个最没良心的徒弟赶走,并通告同行,让他们在行业中没有立足之地,多亏方洛阳苦苦求情,师傅才没有深究下去。
三十年代初,侠义班演出到青岛,偏赶上山东省主席韩复渠视察,青岛市长沈鸿烈自然奉迎前后。这韩主席胸中墨水不多,却喜欢作出一副儒雅样子,关心文化教育事业,自己还喜欢唱几嗓子京戏,名谓“率先垂范”。韩复渠下榻第二天,沈市长就钦点侠义班为韩主席献艺,点的戏有《失、空、斩》和《宇宙锋》,并特意指示要方洛阳饰演老生诸葛亮和旦角赵艳容。方洛阳舞台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尤其是赵艳容的扮相俊美,把韩主席都迷住了,当场赏现大洋五百元!接见演员时,韩主席戏瘾上来,得意地吼了几句“……算就了汉家业立鼎三分。”沈鸿烈等人狂呼叫好,热烈鼓掌。这时,就听一声:“错词儿啦,”是方洛阳,脸红脖子粗地纠正:“应当是‘鼎足’!”
韩复渠名为山东省主席,其实是个军阀,基本不听国民号令,等于山东的土皇帝,这多年哪个敢当他说一个“不”字?听到方洛阳反驳他,十分恼怒:“顶卒,还飞相呢!我说立鼎就是立鼎,明天全给我改过来!”众官员齐声附合:“对,改过来,还是立鼎有气势。”
方洛阳冷笑:“韩主席满腹诗书,常自比古代英贤,怎么就忘记方才演过指鹿为马的赵高了?立鼎是一口牢固的锅,只有鼎足才是三分的征兆!”
在场的所有官员齐为方洛阳捏了一把汗,这小子分明找死!正要想法子把他赶出去,以避韩主席的刀锋,韩复渠倒拉上话了:“你小子长几个脑袋!”
“一个!”方洛阳脖子一挺,“你砍了去,它也还是‘鼎足’!”
韩复渠见他这个傻样子,“噗哧”一声笑喷了:“熊样儿,还真把自己当关二爷啦!”竟然又赏他10个大洋!
方洛阳不接不谢,脸上依旧青筋突跳:“你得承认,你错了,是鼎足!”
韩复渠今天出奇地好脾气:“好好好,是鼎足。你是俺师傅,行了吧这回?”
风波过后,方洛阳对沈鸿烈说:“学问就是学问,哪能谁嘴大听谁的,为了戏,我啥都豁得出,脑袋算什么!”
新中国建立前,在山东就没有人歧视戏子,就是方洛阳创出了名声!

共 41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戏迷,戏痴,恋戏入骨,方洛阳从一个半路人逐渐成为一个全面型角色,他信守着自己原则,忠实于戏,恪守着对于戏剧的那份痴迷,从点滴小事做起,凭借着一个人的良知,谦逊,与骨气,他不亵渎角色,有着淳朴执着的做人本份,对人对事凭着一仿真挚与朴实,他一步一步闯出了侠义班的美名,也以自己的所作所为书写了一个大大的人字。作者从救场,替班,及以后在场上的随机应变,还有临危不惧挽救戏班这次事上体现了他善良,憨厚,谦逊待人的好品质,塑造出一个侠肝义胆的人物形象。赞一个I责任编辑枫魂帝星]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2020021】
1 楼 文友: 2015-11-29 12:15:10 说戏讲人,品人品,重感情,戏里戏外皆学问。谢谢顾老师赐稿菊韵。冬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 2015-11-29 21:00:08 赞,不管是从人物的刻画还是神态来说,都很完美。 尘埃落定、是谁在诉说离别的情衷月经后期怎么调理
治疗心血管堵塞
宝宝口臭吃什么调理
月经期延长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