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逍遥红尘仙第三十一章画卷残魂

2020-01-25 10:5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红尘仙 第三十一章 画卷残魂

在张磊的呼喝声中,一道灰色的身影掠过虚空,如电射一般,冲向李风扬。

黄姓大汉第一个出手,拎着一柄巨大的砍刀,当头斩下,势若雷霆,这番威势,是要将李风扬活生生劈成两半。

李风扬长喝,举拳相迎,双拳上渲染起一层浓厚的金属质感,至刚至坚,一往无前。“铿”地一声轰鸣,李风扬被砍刀劈地身形一矮,但黄姓大汉亦被崩飞。

这一下,双方竟是平分秋色。

黄姓大汉倒退十余步,方才站稳,他面无表情,体内传出浩荡的隆隆之音,整个人开始拔高。

黄姓大汉习有炼体法门,李风扬是知晓的,并且亲眼见过,原以为是与金刚霸体相仿的变化,现在才发现大相庭径。

黄姓大汉变作一个三米多高的树人,浑身的衣衫都被撑破了,裸露在外的躯体完全是由虬龙般的树干连结而成,层层叠叠,密不可分,就连毛发都变作一根根坚韧的枝条。

李风扬冷哼一声,双眼中燃烧着战火,与黄姓大汉进行激烈的碰撞,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纯粹修炼体魄的敌人,势必要分出个高低来。

没有任何花哨,两人直接以蛮横的力量与迅捷的速度碰撞,李风扬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气势不断攀升,如排山倒海,浓郁的金光在逸散。黄姓大汉当真成了一颗大树,四肢如巨大的藤条,交替抽打,双方爆发的激烈波动似翻滚的波涛,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残暴的战斗使脚下的土地裂出条条沟壑,铺在地面上的青石都被震成碎块,甚至连附近的房屋墙体也出现裂缝。

“吼!”李风扬满头黑发狂乱舞动,双目中闪烁着狂野的光芒,气势直接攀升到顶点。他的体外仿佛有金黄色的熊熊烈焰在燃烧,这一刻,瘦削的他如同一尊顶天立地的战神!

李风扬一把抓住黄姓大汉扫来的藤条,以左脚为轴,身体转动,竟将黄姓大汉猛地抡起!

“轰!”黄姓大汉直接被抡飞,横飞了数十米后,砸在石桥上,乱石飞溅,他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站起来。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在张磊的怒骂中,义勇庄的其余人只得硬着头皮冲上去,之前的战斗太过狂暴,竟是没有插足的余地,直到此时众人才有出手的机会,然而李风扬的无匹之姿,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他才不过命源二重的修为,再强也有限,大伙一起上,一人一刀足以劈死他!”有人大声嚷道,原来是红衣小厮,他虽然叫得很起劲,却躲在最后面,双腿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不肯寸进。

没有人愿意送命。

李风扬面庞上杀意涌动,金色的战火隐没,取而代之的是蓝白色的光影,他脚步轻轻一踏,如浮光掠影窜行而出,冲向义勇庄众人,好似虎入羊群!

水行灵体!

李风扬的身体如一道水流,没有固定的形态。时而变作长河,时而凝成玄剑,又或者是成为灵活的寒蛇喷吐至寒冰雾。

他每行一步,必死一人。眨眼之间,便有半数人倒地,一命呜呼!

一步杀一人!

这一刻的李风扬宛若收割生命的死灵,蓝白色的水雾将恐怖演绎到极点。

李风扬脚步不停,径直走到张磊身前,冷冷一笑,一字一顿地说道:“轮到你了,上路吧!”

他伸出右臂,五指成刀,朦胧的蓝白彩影下还萦绕着锋利的金光,一刀横切,直逼张磊的头颅。

张磊一声尖叫,抓过身旁的红衣小厮就扔了出去,随后哆哆嗦嗦地探手入怀。

红衣小厮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身体被劈成两段,肠子混着鲜血流了一地,他还未死,目中满是怨毒,双臂撑在地面上,艰难地爬行到张磊脚边,血淋淋的手逐渐无力,却依旧胡乱舞动着,是在索命!

“滚开啊!”张磊浑身颤抖,尖着嗓子大叫道,他一脚踢开红衣小厮,自怀中掏出半纸画卷,猛地展开。

他如疯魔般乱叫着:“死,都给我死啊!”

半纸画卷,乃是义勇庄的镇庄秘宝,威能莫测,竟被张磊带了来。它始一出现,铺展开来,就让李风扬感受到濒临死亡的危机,急忙退避。

然而残破的画卷里却飘出一道虚影,速度极快,贴在李风扬的身侧飞行。

危机感愈发浓郁,李风扬无从躲避,只得猛地震拳,他催动巅峰战力,拳若山洪,轰在虚影的胸膛处。

“死!”李风扬惊喜,下一刻,他身体踉跄,命中的一拳竟仿佛打在空处般,虚影若无其事,且抬起淡到极点的手掌,轻飘飘的排出。

李风扬顿时如遭雷击,大口咳血,只觉一股难以驱散的阴柔力量入体,不仅使得天地灵力的运转出现凝滞,连他的身体都要被禁锢住。金刚霸体与水行灵体都无法维持下去,在阴柔之力的侵袭下,李风扬如同变成一个凡人。

“你是什么鬼怪,这是什么力量?”李风扬盯着虚影,骇然喝问。

虚影,凌空飘飞,无形无象,无色无我。

张磊乐得手舞足蹈,指点着李风扬,兴奋地大吼:“快,快上,快杀了他!”

“我先宰了你!”李风扬怒极,盯着虚影的攻势,尽力运转体内天地灵力,将阴柔之力短暂压制,如风一般冲向张磊,举掌欲劈。

“砰!”李风扬被一股巨大抽飞了,原来是黄姓大汉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他后面,数十道藤蔓狂舞,如雨点般抽打在他全身各处。

身处半空,李风扬浑身是血,如破麻袋般坑坑洼洼,跌进临近的内河。

“杀!”张磊手持半纸画卷,操控虚影,没入河水中,势必要将李风扬置于死地,才肯罢休。

“哗啦啦!”河水忽地爆开百道巨大的浪花,李风扬猛地冲出河面,朝着与义勇庄等人相反的方向,带着一路血渍与水迹,狂奔而去。

身后,是张磊气急败坏的吼声:“追,快给我追,他逃不掉!”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的地址
湖北省妇幼保健中心
山西治白癜风医院哪最好
柳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安徽省男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