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吸血王座第五章黑狗血不行了求收藏求推荐

2020-01-25 00:5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吸血王座 第五章 黑狗血不行了【求收藏、求推荐!】

“小七,我怎么感觉你今天的力气,别昨天大了许多呀,而且身子壮了一些呢。”又是时至傍晚,布鲁看着倒在干草堆上,抬头看天的莫肖疑惑着说道。

“不会吧?是不是你看错了?”莫肖随口说了句,他此刻一门心思都在藏到床下的银色挂坠上,那东西处处透露着魔性,让身为除妖师的莫肖,心里极为不畅快。

“可能吧,对了!后天就是商队回来的时间,亨利大叔和我爹都要回来了,说不定我爹又给我带了好吃的!”布鲁顺势也躺在干草堆上,脸上满是高兴和期待。

“嗯……后天就是商队回来的时候,可惜商队只能停留四五天又要走……”听了这话,莫肖的心思才转回来,他虽占据了小七的肉身借尸还魂,却也不会真把自己当成小七,他还是他自己,是莫肖。

“嗯,这一趟再去的话,可就只能等到年关才能回来了。”布鲁高兴的脸色忽然被沮丧淹没,随后却又一笑,悄悄塞给莫肖一大把嫩黄的血兰花枝干。

“你哪来这么多?”看到手里忽然多出来一大半血兰花枝干,莫肖一愣。

把脸一扬,布鲁偷笑道:“这个你就别问了,总之你好好收起来就行,可别丢了一些,城堡里规定不能随意服用血兰花枝干,不然被黑牙吃了,它又要半死不活了。”

“嗯?!”

莫肖双目猛地爆发出一抹奇光,他对狗的了解不是太多,却也知道狗是不能服用巧克力和很多带有兴奋剂作用的食物,否则下场就会相当凄惨。

狗的身体结构和人不同,对人来说,巧克力中含有的生物碱和咖啡因等等兴奋物质,会让我们感受到愉悦,但绝大多数的狗在服用后,他们对于兴奋物质的吸收显然远远小于人类,等同于过量服用,自然就有很大的危害。

当然莫肖此刻关注的不是这里,而是黑牙本身是一条通体漆黑的大黑狗!

“既然我的道行不够,直接用黑狗血得了,而且黑牙体型硕大,体内的气血之力极强,我就不信那挂坠还能吸。”心中一动,莫肖当即轻笑起来。

“两个都起来,你们今天可是走了大运能一饱口福。昨晚杀的青云雀虽然已经烤熟给二少爷他们送去,但也还留下不少,赶紧端回去吧。”

琼斯声音响起,臃肿的身子挪过来,将手中的两盆饭菜放在地上,看这两人摇着头又说道:“你们两个小子胆子倒挺大的,连青云雀都敢杀……”说完就径直走了。

“谢谢大叔!”布鲁从地上麻溜地站起来,当即端起木盆笑了起来,里面几块硕大的肉块极为显眼,作为一个杂工,能够吃到肉的日子可不多。

“布鲁,你先回去吧,我先去小个便。”看着盆里的几块肉,莫肖双眸猛地一亮,对着布鲁说了句,已经向着茅房走了过去。

“哦。”布鲁不疑有他,端着木盆径直出了城堡,只是当他刚刚转过路口后,莫肖又快速走了回来,哪里有半分想要去茅房的意思。

看着木盆里几块硕大泛着诱人香味的肉,他从胸口摸出一大把血兰花的枝干,俊俏的脸上出现一抹轻蔑:“既然你经常搞得我很不愉快,为了斩妖除魔,只能委屈你了!”

……

莫肖在卡尔特城堡里走着,似乎是脚下一滑,身子顿时踉跄起来,怀里的木盆一抖,饭菜顿时洒出来些,其中还有着一块硕大而又金黄的肉块滚落到地上,极为显眼。

“哈哈哈……”

见到他那有些狼狈的模样,几个看守城门的卫士忽然笑起,只因为莫肖刚刚要捡起地面上那块肉时,一条如同小牛犊似的大黑狗猛地冲出来,大嘴一张立即将他手边的肉块给吞了。

“啊!”

他像是极为害怕这跳大黑狗,头也不回,紧紧抱着手里的木盆,有些慌张地向外跑了出去,如此模样更是狼狈,让几个原本就脸上带笑的守卫更是笑的前仰后合。

“汪汪汪!”

那黑狗吃下肉块后,喜悦一样地欢叫起来,似乎看到莫肖手中的木盆里还有更多的肉块,见到他已经跑出了城门,二话不说也是跟了上去。

而看守城门的几个卫士倒也不以为意,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眼里,依旧悠闲地聊着天,权当刚刚眼前的一幕是个笑话。

…………

“呼呼呼……”

此刻已是黑夜,月光落进木屋,让地面上像是铺了一层白霜,加上天空的月亮又大又圆,颇有: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意境。

只是木屋里,莫肖手里却端着把略显生钝的菜刀,其上沾满了猩红的血迹,与有些诗意的景象格格不入,而在屋里的木桌上,一条硕大的黑狗张着嘴巴,椭圆的双眼已经暗淡无光,显然死得不能再死了。

狗的喉咙处被砍出一道巨大伤口,温热的血水不断从其中流淌出来,最后全部落在正下方的木盆里,这条狗不是卡尔特城堡里的黑牙又是哪条?

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莫肖放下菜刀,看着已经被他杀死的黑牙露出抹轻笑,注意力却大部分都放在地面上的木盆,其中的血水越来越多,已经快要被装满了。

刚刚出城门的时候,他自然是故意踉跄让盆里的肉掉落下来。有着小七的记忆在身,莫肖对黑牙这只大黑狗可谓极为了解,几乎是无肉不欢。

而青云雀作为凶禽,它的肉质比寻常猪牛好太多,加上他故意在黑牙出现的地方转了转,一块肉立即就把黑牙给骗了出来。

然后的事情自然更加容易,血兰花的枝干对于狗来说是有毒的,而且黑牙一般也不会吃这种东西。

但莫肖把血兰花枝干填进肉块里,吃下这种肉块后,黑牙很快就变得半死不活了。

毒死黑牙不难,难的反而是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把黑牙拖回家,也是因此,在黑牙半死不活的时候,他就直接拖着黑牙躲进了周围树林里了,天色完全暗淡了他才静悄悄回了家。

他住在贫民区,其中的人家大部分也都用不上油灯,黑灯瞎火的,又有谁能注意到莫肖身后还拖着一只漆黑的黑狗?

血兰花的枝干药效极强,寻常成年人也只会一次咀嚼一根枝干,他把七八根枝干藏进两块肉里,黑牙被他拖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身死了。

很快,黑牙的脖子已经没有鲜血留出,他又是抱着黑牙的身子猛地挤压起来,甚至最后还把黑牙给开膛破肚,将其体内鲜血挤出的七七八八。

也是如此,那木盆里的血几乎都要装满,而整个木屋也被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就算始作俑者莫肖自己都皱了皱眉。

做完这一切,他才是从床下摸出一块简陋的银色挂坠,眸子里顿时闪过厉色:“你这妖孽不是会吸收气血吗?嘿嘿,黑狗血乃是天下至阳之物,内含阳毒,我让你吸个够!”

拿着挂坠,莫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把它扔进了木盆,挂坠虽然不重,却也是立即沉入血水里,溅出一丝血花。

“咻咻咻!”

只是这天下至阳的黑狗血,却没如莫肖预期的那般厉害,反而直接开始暗淡下去,甚至他都能够听到一道道极为清晰的吸纳声从血水里传出,一时间脸色剧变。

“难道这个世界的黑狗血和地球上的不一样?不可能,玄阳咒都可以使用,说明这个世界和地球应该不会相差太多,可为何……”

脸上满是惊骇之色,莫肖连忙自言自语起来,也是这时,一道血光从盆里那已经变得紫黑色的血水中迸溅出来,随后径直轰在了莫肖的心口。

这道血光太快了,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直接轰飞撞在墙上,还不等他痛呼,一股疯狂的吸力猛然从胸前爆发,开始吸收他体内所有的气血之力。

“这是……!”

这一次的吸力比之昨晚的还要恐怖,他的身子几乎一瞬间就开始猛烈抽搐起来,连就要喊出嘴的惨叫声都一下卡在喉咙里,目光所及,却看到那银色的挂坠此时正贴在他的心口,这一股吸力显然也是从其中产生。

而且让莫肖惊骇的是,那原本表面粗糙,几乎看不出丝毫打磨痕迹的银色挂坠,此刻已经多出无数漆黑的纹路,那透露着无穷无尽的魔性样子,让他心中生出绝望。

“咻咻咻!”

然而这一次,莫肖却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能力再扯开胸口的挂坠,他的肉身已经肉眼可见地干瘪下去,转瞬间就已成了皮包骨头的模样,连神智都开始要崩溃。

“想我莫肖一生虽无太大作为,也绝非大奸大恶之辈,为何两世都要死在妖邪之手,不得善终!我不甘心!”感受到神智在溃散,莫肖眼中爆发出无边的恨意和怨气,人生自古谁无死,可两次都死在妖邪的手里,他不甘心!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专家号
深圳仁爱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山东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方法
辽宁知名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