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丹武至尊 第七百零五章 灵境九重(一更)

2020-01-16 22:2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丹武至尊 第七百零五章 灵境九重(一更)

苏寒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想起今天二王子说的话。

孙远地仇独结恨接月学仇仇

客观上说,不得不承认二王子所说的话很有吸引力,如果加入了射阳王府,就相当于拥有了无穷无尽的机遇,甚至在天才大比中,都可以免去参加前面几轮的筛选,直接进入最终轮。

对于任何人来说,这样的条件都是极其具有吸引力的。

不过,苏寒还是觉得,天底下没有免费白吃的午餐,二王子如此热情,无非是看中自己的丹道天赋,指望自己能为射阳王府带去利益。

这就让苏寒觉得,呆在射阳王府不如聂家轻松自在。

那些诱人的条件,对他来说,也是可有可无。

更何况,苏寒从丹道切磋中得到一亿三千万元石巨款,足够他购买各式各样的修炼资源。

接下来,苏寒准备,还是闭关修炼。

他身上还有一枚冲灵丹,自从进入灵境之后,一直没有使用过。

冲灵丹可以让武者在灵境范围内,无条件提升一重,现在他是灵境八重,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一举突破到灵境九重。

借助这冲灵丹,苏寒突破灵境九重的过程,也是非常顺利。

结不远科酷艘术由冷艘地闹

大约三天之后,苏寒就成功突破到灵境九重。

“这冲灵丹的确好,不过可惜的是,只能服用一次。再服用第二次,就没有多大效果。”

苏寒由衷感叹。

突破到灵境九重之后,他也没有懈怠,由于是通过丹药的力量突破,所以他又花了半个月时间,巩固修为。

半个月后,苏寒结束修炼,精神状态也是非常饱满。

“也不知道那幻魔冰葵,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

艘不科远独后察陌孤科闹主

苏寒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幻魔冰葵的恢复情况。只要幻魔冰葵的本命之灵,恢复了基本元气之后,他就可以开始着手炼化这本命之灵了。

进入石球空间,查看幻魔冰葵的恢复情况,苏寒发现,这幻魔冰葵虽然恢复得很快,但由于它的本命之灵本身受伤得比较严重,所以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耐心等待了……”

苏寒对这幻魔冰葵的力量,非常期待。只要一旦掌握幻魔冰葵的力量,战斗力不知道能够暴涨到什么地步。

这幻魔冰葵,绝对是无价之宝。

怀着期待,苏寒退出了石球空间。

出了关,苏寒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感受着灵境九重的力量。

不过,他却发现,聂家别院的气氛,似乎不怎么祥和,显得有些冷清。

敌科不地酷结恨陌冷诺封结

敌科不地酷结恨陌冷诺封结客观上说,不得不承认二王子所说的话很有吸引力,如果加入了射阳王府,就相当于拥有了无穷无尽的机遇,甚至在天才大比中,都可以免去参加前面几轮的筛选,直接进入最终轮。

聂影媚娉婷的倩影,孤零零的站在院门外,看那模样,似乎是已经在这里等了他一段时间。

“怎么了?你们家族似乎有些不对劲?”

苏寒问道。

聂影媚红唇轻启,苦笑道:“还不是因为上次丹道切磋的事。因为最后压轴之题改判你得分,那冀远不服气,报告了他的老师,那位中级丹王。据说那高丹王勃然大怒,几次派人前来,说要为他徒弟讨回一个公道。”

“怎么个讨回公道法?”

聂影媚道:“不知道,不过那高丹王好像非常的坚持,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打发走的。”

两人正说话间,又有人来到院门外。

“韩苏公子,影媚小姐,族老发布紧急召集令,请二位公子小姐移驾。”

后仇仇不情孙术战月不方恨

艘仇远不酷结察接闹冷技接

聂影媚问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族老只说,接到通知的人,请速速赶到家族大厅。”

家族大厅,聂家的天才们,已经尽数都到场了。两名族老坐在上首,看那模样,似乎有些愁眉不展。

看样子,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苏寒和聂影媚找到位子,坐了下来。苏寒如今在聂家地位不低,他的座位也很是靠前。

“好了,大家都来齐了,今天把你们召集过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天才大比的报名,已经开始了。这次天才大比,需要个人亲自去报名,不能由家族代报,所以你们个人自己抽时间去报名,我们两个族老就不代劳了。”

“第二件事,就是那冀远的老师高丹王,这些日子一直屡屡派使者来到我们聂家,要求替他的弟子冀远讨回一个公道。最近,这高丹王甚至纠集了一批丹道高手,试图推翻上次丹道切磋的结论,他们言之凿凿,说我们聂家在现场炼制中作弊,说所谓金焱草可以用来代替赤蟒草炼制云霄金丹,这压根就是无稽之谈。”

那族老叹一口气道,“由于他们一个个都在丹药界很有名望,所以,他们说的话,很快就被众人所接受。现在整个射阳城,都在议论我们聂家胆大包天,竟然在青河丹王面前公然作弊,而且妖言惑众,哗众取宠。”

“族老,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族老,那冀远和高丹王也太过分了,明明是他们输了,却玩出这么多花样。”

“没错,输不起就明说,何必搞风搞雨呢?”

“族老,依我看,就让他们闹。不管闹到什么地方,这件事,都是我们有理。”

聂海问道:“族老,他们这么搞风搞雨,又要替冀远讨回公道,他们到底想让我们聂家怎么做呢?”

那族老叹一口气道:“说白了,他们就是想重新比试一次,想推翻金焱草比赤蟒草更合适的结论!”

苏寒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就让他们放马过来。这个结论,哪怕是纠集所有的丹道高手,也没办法推翻,因为这个结论,就是真理。如果他们不信的话,就用事实让他们明白。”

苏寒的言语,透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艘不科不鬼孙球所阳学我鬼

那族老闻言大喜,“好,好,既然你这么有底气,那我们也就放心了。”

“来人,去通知那高丹王,他们不是要重新比一场吗?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时间地点由他们定。”族老吩咐道。

“族老,真的要这么做吗?上一次丹道切磋,毕竟是和年轻一辈的天才比试,所以才能够胜得如此容易。如果对方换成老资格的丹王上阵,事情可能就不是那个样子了啊。”

有人提出异议。

“这……”两名族老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时之间没了主意。

本书来自: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何贤纪念医院
隆回县第二人民医院
成都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治疗白癜风河源哪家医院好
唐山正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