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考古证实敦煌壁画缔造者多为甘肃画匠文化考编制

2020-11-18 16:4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考古证实敦煌壁画缔造者多为甘肃画匠_文化考古_雅昌

敦煌石窟,将敦煌古远的丝绸商旅,舞乐繁华,借助并称要敢于降价艺术家们富有创造力的线与色凝刻在历史的舞台上。这座由无名大师们缔造的石窟画廊,也成为当今艺术家们的朝圣之地,打造敦煌画派,是我省推出的一项重要文化活动,那么在古远的敦煌,什么样的人才能跻身画师行列?这些画师中有多少甘肃画家的身影?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在历史上的印记如何得以保留?近日,走访了敦煌研究院的马德教授,请他为我们揭秘敦煌壁画缔造者中甘肃画家的生活。 考古实证 敦煌壁画缔造者多为甘肃画匠 丝路贸易繁盛的年代,中原、印度、希腊、波斯的艺术和文明在敦煌汇聚和交融,商旅、行脚僧来往于这个重要的枢纽城市。据了解,在佛教艺术初传入敦煌的百十年中,西域的僧人、画师们留步敦煌,早期,很多壁画很可能就是这些西域高僧和画师亲手所为。到了西魏以后,特别是中唐以后,中原、敦煌本土的画师们已经学会了自己创作佛教壁画,并以此为谋生手段,受雇于寺院、窟主。在绘制壁画的各色工匠中,甘肃籍画匠占了多数。 敦煌研究院的马徳教授多年从事敦煌工匠的研究,并因此获得了国家科研项目。他告诉,敦煌当地很早就有画工,但那时的画工主要是进行墓室绘画。随着丝绸之路的繁盛,洞窟的开凿,本土的画匠开始学习西域画法,并逐渐承担起佛窟内壁画的制作。活跃在敦煌的工匠人数日益庞大,种类多达25种。敦煌的画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敦煌的画匠在公元10世纪时分为三种类别,一是被授于 节度押衙 的工匠、行首与都料、画院使等,属官府统辖。二是属于是寺院的寺户或常住百姓的一部分的工匠。这两类工匠,基本上是属于奴隶或农奴性质的被役使者,他们所从事的技术劳动,实际上就是一种 常役 。8世纪后期至11世纪初,敦煌工匠由寺户转变为常住百姓和官府匠人。常住百姓属寺院管辖。有一部分寺户直接被解放为平民,分到了土地,身份发生了根本变化,但所从事的手工业劳动却基本上是世袭相承。还有一类工匠拥有一定土地、财产和庄园,不受官府或寺院的管辖,属于自由民的手工业劳动者。在张、曹归义军的时期,这类平民工匠也常为官府和寺院有偿使役,并受到一定的尊崇。平民中取得 匠人 以上资格者可免除部分徭役。从这些可以推断,这些画匠的工作虽然留下了很少的资料,但可以肯定的是敦煌壁画缔造者多为甘肃画匠(特别是敦煌当地的画匠),现存资料来看,在画旁保留有题记的共有16人,有名有姓的画匠有2位明确是甘肃人。这些题记证明着他们的身份。 身份有尊卑 能工巧匠留存稀少 然而,翻开中国绘画史,无在不同的地区的温差论是对魏晋、南北朝时期绘画作品的描述,还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唐以后绘画名作,大部分作品的边角等处都会出现文字落款和提拔印章,代表中国绘画诗、书、画、印共为一体的创作规范。那么,为什么人数庞大的技艺高超的甘肃工匠只留下了那么少的题记呢? 马德告诉: 佛教寺院壁画在当时的社会生活中,属于民间艺术,它所呈现的外来文化形式和面貌,与士人所推崇的 六艺 绘画有着天壤之别,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所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佛教壁画,其中的榜题、题记、发愿文等文字,都只是记述窟主和被供养的高僧及画面佛教人物的姓名、故事、经变名称等内容,很少发现有作者姓名的落款提拔。零星保留的,也往往是由贵族担任的都料供养的榜题。而绝大多数的工匠都是贫苦劳动者,出身卑微,靠实力晋升到都料者则几乎没有。不能作为供养人在窟内画像和题写姓名。榆林窟第12窟 临洮府后学待诏刘世福到此画佛殿一所记耳 ,榆林窟第29窟 乾佑廿四年囗囗囗日画师甘州住户高崇德小名那征到此画秘室记之 ,虽然没有资料确定他们是否为都料,但他们的名字却被确切地保留下来,成为我们看到的仅存的甘肃籍画匠 。

瘢痕疙瘩是怎样形成的
国药入主太极集团 央企背景助力跨越式发展
中度阿尔茨海默病能医治吗
手上的湿疹都抓破了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