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以勇气面对人生大悲哀,用耐心对待生活小哀伤“毕业”

2020-03-26 12:2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8月11日,4年举行一次的鲁迅文学奖最新1届的评奖结果公布,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山河袈裟》《流水似的走马》同时获奖。

8月11日,4年举行一次的鲁迅文学奖最新1届的评奖结果公布,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山河袈裟》《流水似的走马》同时获奖。在此奖项上,湖南文艺出版社可谓收获颇丰,有媒体乃至用“双响炮”一词来形容湖南文艺出版社获奖的这两部作品。


近年来,湖南文艺出版社坚持服务大众、精品出版的理念,用心打造“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图书,荣获多种大奖。《机器》《命运》《长津湖》前后荣获中宣部“五个1工程”奖,《延安文艺大系》《汶川10日》《我的名字叫建国》《我们家这十年》等图书荣获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张庚文录》《安塔拉传奇》《娘》《历代辞赋总汇》等荣获中国出版奖,《延安文艺大系》《历代辞赋总汇》荣获第四届中国出版奖图书奖提名奖,《中国民间游戏总汇》荣获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湖南文艺出版社在原创文学领域不断深耕,奉献出多部精彩的原创文学图书。湖南文艺出版社在这方面有何成绩和经验?该社社长曾赛丰有着自己的看法。


多年积累 底蕴深厚


“鲁奖公布前,我是信心和忐忑并存,结果出来之后,整体看应该是水到渠成。”对刚刚取得鲁迅文学奖的《山河袈裟》《流水似的走马》两本书,曾赛丰言语之间表现出了他的好心情。他表示,对湖南文艺出版社来讲,好作品其实不缺少,诗歌《摇摇晃晃的人间》和报告文学《袁隆平的世界》两本书便是具有强劲竞争力的作品。作品数量多、质量高,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原创文学作品一直保持着强劲势头。


从2004年开始,湖南文艺出版社正式启动了打造“中国原创文学出版基地”的计划。为此,湖南文艺出版社开发了一系列原创文学出版项目,像“大风原创长篇小说系列”“犀角原创丛书”都是典型代表,也包括建立北京“原创之春”发布平台、创建“原创文学作家库”的举措,并且转变出版理念,实现从经营作品到经营作家的转变,1本图书从创作到出版,为作家提供全方位服务,实现全方位合作。


对原创文学图书的出版,曾赛丰感受颇深。“原创的高度代表着出版的高度。做原创有难度,做原创代表着一种付出。做原创作品有着很多未知性,如果不是由于责任、因为情怀,是很难坚持下去的。”曾赛丰说。但湖南文艺出版社是荣幸的,得益于出版社扎实的产业基础、准确的定位和良好的口碑和影响力,湖南文艺出版社有着足够的利润支持出版社专心于原创作品的打造。


书写时代 书写人民


曾赛丰说,这两本获奖书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为人民书写、为人民抒怀、为人民抒怀的好作品,也是关注基层、关注当下,很好展现了时期风采的好作品。


此次获奖的《山河袈裟》讲述了一群有生命温度的小人物的各种故事,既记录他们不幸的命运遭际,也展现了其高贵的尊严之美。作者李修文以诚恳、坦荡、畏敬的写作姿态,用中国传统、中国风格浓郁的辞藻记录一群有生皆苦的体验者和遭受现实磨难的亲历者,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力,为散文注入了丰沛厚重的气力。“《山河袈裟》我写了10年,是我的口供、笔录、悔过书。”李修文称,“《山河袈裟》让我觉得洗心革面。”


《流水似的走马》是鲍尔吉·田野游牧散文新作。游牧文化中,尊重并匍匐于大自然的脚下低微生长是共同的价值观,豪迈、细腻、单纯、寡言、坚韧、忠实、歌唱与畏敬天地是蒙古族人的集体文化特点。在这部作品中,读者可以看到一个作家想靠近、想回去、想留住,却又不能不走出、离开,乃至于放逐的草原故乡。他用独特的眼睛在爱抚,也在深沉地思索着草原人的模样,并用笔触探入到他们的灵魂与内心深处。


曾赛丰泄漏,鲍尔吉·田野本身是蒙古族作家,他为了写这本书,在内蒙古花费 年多时间访问了8个旗,到多个牧民家里进行访问。为了配合他的写作,有的牧民不远百里到作家的所在地与作家交换。面对这样的情形,鲍尔吉·田野也深受感动,屡次流泪。


《延安文艺大系》作为一套红色经典的集大成之作,全系收录了19 6年秋到1949年7月,在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生活、学习、工作与考察过的人,当时所写作、翻译、发表、演出、展览和出版的具有较高思想性、艺术性的各个门类的文学、艺术作品,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最全面最完全地展现延安时期文学艺术成绩的大型革命历史文献丛书,是湖南几代出版人先后接力的成果。


《延安文艺大系》中《文艺理论卷》的主编孙国林出于对延安文艺的深厚感情,不顾自己80岁高龄,毅然接受主编《文艺理论卷》的沉重任务。完成后的书稿上面,既有对原件不清晰文字的补正,也有先生用钢笔一笔一划作出的注释。孙国林是在癌症晚期中,带病选编《文艺理论卷》的。可以说,孙国林把一生都献给了延安文艺的整理和研究。


保持定力 谋划未来


原创文学的出版,离不开好的选题策划、编辑和作者的紧密合作,湖南文艺出版社在这方面有着自己独到的优势。曾赛丰说,湖南文艺出版社内有一群热爱原创文学、有情怀的编辑,能够耐得住孤单。有时候,为了一部作品,几代编辑就像接力赛一样,花费几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和作家进行交换,才将编辑工作最后完成,他们是出版社最大的财富。


原创文学的出版,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氛围。曾赛丰坦言,编辑的积极性需要保护,也需要鼓励。在巨大的市场压力之下,原创文学出版是很难延续下去的。很多将原创文学做得很好的出版社,都是把原创文学作为一种责任在坚守着。曾赛丰泄漏,中南传媒对传统出版的支持力度很大,并没有把太高的经济指标压到出版社身上,就是希望出版社能够少一点压力,将作品质量放在第一位。一样,湖南文艺出版社也希望原创文学出版能保持定力,轻松上阵。


未来的湖南文艺出版社在原创文学领域有着哪些计划?曾赛丰用了这样几句话来概括:“抢占‘上甘岭’,开垦‘南泥湾’,千里跃进‘大别山’。”抢占“上甘岭”就是要抢占出版的制高点,侧重打造主题出版、原创精品出版,获得出版人应有的光荣;开垦“南泥湾”指的是要建设自己的根据地,打造自己的产品集群,巩固长远发展的产业基础;千里跃进“大别山”指的是紧跟新时期,开辟新战场,更多地关注新的文学现象,更多地关注新一代作家,更多地关注新一代读者。


(编辑:夏木)

运动完左肩关节酸痛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怎么吃维生素D
怎么把斑块去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