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我们身旁就有一种天使妈妈“毕业”

2020-03-26 10:36: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春就是匆匆披挂上阵,末了战死疆场。你为谁冲锋陷阵,谁为你捡拾骸骨,剩下的照旧是在河流上漂泊的刀痕,沉寂在水面之下,只有自己看得见。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在时光河流上飘流,把每一个日子刻在舢板上,已记不清楚那些刀痕为何那末深,深到一切波浪都没法抹平。
  
  冬季的夜晚显得那末凄静,男生接到一个电话,打车到鼓楼附近的一家酒吧。
  
  酒吧的木门陈腐,屋檐下风铃在飞舞,声音有些刺耳。男生推开门,酒吧深处立刻涌来歌声。
  
  男生走到师姐身边,师姐定定地看着她,说:“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我们喜欢说,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好像我出身后就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不管牵挂谁,思念都将会坠落在你身边一样。
  
  而在人生中,由于我一定会喜欢你,所以真的有些道路是要跪着走完的,就是为了坚持说,我喜欢你。
  
  师姐离开后,男生在酒吧泡了半年,每天皆是大醉。
  
  男生电脑桌前搁着几罐啤酒,网页上突然跳出一条留言,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说,看你的帖子,心情不好?男生回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女孩说,我心情也不好,你有时间听我说说话吗?男生回了一句,没有。真的没有时间,男生在等待开始。
  
  我们在年少时不明白,有些乐章一旦开始,唱的就是曲终人散。
  
  半年后男生辞职,整理了简单的行李,和师姐直奔北京。他们在郊区租了个公寓,房间里面东西愈来愈多。如果房间也有灵魂,它应当艰苦而喜悦,逐日手足无措,却希望满满。
  
  接着房间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少,照片不知所踪,电视机从广告到电视剧最后直至晚安,从晚安后孤独的夜晚,到清晨突然出现的晨练节目。
  
  这里从此是一个人的房间。
  
  冬季的北京雪花飞舞,男生在医院门口拿着自己的病历,谢绝了手术的建议,面无表情,徒步走了二十几公里。雪花忙乱地逃窜,每个人打着伞,脚步匆忙,车子缓缓前进,全球冷的像一片冰海。
  

  男生坐在是几楼的窗台,雪停后的第三天。电话一直在响,没人接,响到自动关机。下午公寓的门被人不停地敲,过了半小时,有人撬开了锁。
  
  发愣的男生转过头来,是从海南飞过来的一个兄弟。他紧急赶过来,打电话没人接,展转到公寓。兄弟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举起拳头,想揍男生一顿。
  
  但是看到他苍白非常的面孔,拳头落不下去,变成了一个拥抱。他梗咽的对男生说:“好好的啊忘八!”
  
  我们身边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没有硝烟和末日,却总有些时候会对自己喊,对重要的人喊,要活着啊混蛋,要活的好好的啊忘八。
  
  男生换了很多城市,最后回到南京。
  
  他翻了翻以前的留言,看到数不清密密层层的问候,其中,读到一条留言内容复制的新闻,呼吸也屏住了。
  
  南师大1女生抑郁自杀。他忽然觉得名字在记忆里面莫名的熟习。
  
  两个名字叠在一起,两个时间叠在一起。
  
  在很久以前,有个女孩在网上留言说,看你的帖子,心情不好?男生回了1句,关你什么事。女孩说,我心情也不好,你有时间听我说说话吗?男生回了1句,没有。
  
  对话三天后,就是女孩自杀新闻发布的时间。
  
  到现在男生都认为,如果自己当时能和女生聊聊,说不定她就不会跳下去。
  
  这是生命以外的相遇,线条并未相交,滑向各自的深渊,男生只能在记忆中参加一场素不相识的葬礼。
  
  喜欢浏览男生文字的多艳,快递给他一条玛瑙手链。
  
  多艳说,我坐火车去外地,之后就去南京看你。
  
  手链搁在洗手台,突然绳子断了,珠子洒了1地。
  
  化妆师推开门,傻乎乎地看着男生,一脸惊悚:“你去不去短文学网?”
  

  男生稀里糊涂:“不去。”
  
  化妆师:“那你认不认识那里的版副?”
  
  男生摇头:“不认识。”
  
  化妆师:“奇怪了,那个版副在失事的火车上,不在了。版友去他的博客悼念,我在她的博客里面看到了你的照片,深更半夜,吓死我了。”
  
  男生手脚冰凉:“那你记得她叫甚么名字吗?”
  
  化妆师:“好像叫多艳什么的。”
  
  男生坐立不安,终究想到自己要做甚么了。想打个电话。
  
  男生背对着来来往往的人,从A翻到Z。可是要打给谁?
  
  一个号码都没有拨,只是把手机放到耳边,然后安静的等待有人说喂。
  
  没有人说就等着,把手机放下来,发现走过去的人都很高兴。
  
  拍档问:“是你的朋友吗?”
  
  男生:“嗯。”
  
  拍档说:“哎呀哎呀连我的心情都不好了。”
  
  男生说:“太可怕,人生无常。”
  
  拍档问:“那会影响你在台上的状态吗?”
  
  男生说:“没事。”
  
  然后男生继续翻手机,化妆师和拍档继续在谈论人生无常。
  

  直播开机。
  
  拍档说:“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现场,今天呢来了三位男佳宾,三位女佳宾,他们初次见面,或许会在我们现场擦出爱情的火花,到达幸福的彼岸。”
  
  男生脑中一片空白,恍恍惚惚可以听到她在说话,那自己也得说,不能让他一个人说。
  
  男生听不见自己在说甚么。
  
  男生侧着脸,从拍档的口型大体可以判断,由于每天流程差不多,所以知道她说甚么。
  
  拍档说:“那让我们进入下一个环节,爱情问一问。”
  
  男生随着她一起喊,觉得流程熟悉,对的呀,我每天都会喊一遍的,可是接下来该要做甚么了?
  
  男生不知道,就拼命说话,但是看不到自己的口型,所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男女佳宾手牵着手,笑容绽放。
  
  男生闭上嘴巴,他记得这是直播结束了。
  
  男生启动车子,北京的朋友要来,得去约定的地方见面,请客吃饭。
  
  开车到地坛公园。
  
  车刚刚开到单位铁门就停住了,男生的腿在发抖,脚在发软,踩不下去了啊!
  
  为何踩不下去了啊,也喊不出来,然后眼泪哗哗地落下来。
  
  男生明白为何在直播的时候,一直不停的说话不停的说话,由于眼泪一直在眼框里面打转,不说话,泪水就会拥出眼眶。
  
  朋友走了。男生打开第二包烟,点着一根,一口没吸,架在烟灰缸的边沿。
  
  它搁在那里,慢慢烧成灰烬,烧成长长的一段。
  

  长长的烟灰折断,坠落下来,好像一定会坠落到你身旁的思念一样。烟灰落到桌面上的时候,男生的眼泪也正好落在了桌面上。
  
  多艳说要到南京来看他。或许这列火车就是行程的一部分。车箱带着多艳一起偏离轨道。
  
  一旦偏离,你看得见我,我看不见你,如果还有明天,要怎么说再见。男生讨厌汽笛的声音,由于这将要预示着分离。多艳还没有到达南京,他就已哭成了泪人。连听一声汽笛的资历都没有。书本刚刚翻到扉页,作者却说再见。
  
  多艳慎重的提示,这手链要用矿泉水泡过才能戴,戴在左手和戴在右手讲求不同。但还没来得及泡一下,它就已散了。
  
  如果还有明天,要怎样打扮你的脸。新娘还没有上妆,眼泪就打湿衣衫。
  
  台阶边的小小的花被人踩灭,不管它开放的多微弱,它都准备了一个冬季。青草弯着腰唱歌。云彩和时间都流淌的一去不复返。
  
  我坐在小桥流水的街边,凝望远方,仿佛看到了一扇门,我推开门
  
  酒吧的木门陈腐,屋檐下风铃在飞舞,声音有些刺耳。男生推开门,酒吧深处立刻涌来歌声。
  
  男生走到师姐身边,师姐定定地看着她,说:“我可以提一个问题吗?”
  
  男生说:“怎么那么着急?”
  
  女生低头说:“我喜欢一个人,该不该说?”
  
  男生楞了一下,笑嘻嘻的说:“只要不是我,就可以说。”
  
  女生抬起头,说:“那我不说了。”
  
  我的眼泪一颗颗流了下来,我想轻轻对男生说,那就别问了。由于以后,房间里的东西会日趋减少,照片不知所踪,电视机通宵开着,而一场大雪呼啸而至。
  
  我的眼泪不停地掉。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好像我一定会喜欢你一样,好像我出生以后就是为了等你一样,好像我无论多牵挂谁,思念都将坠落在你的身旁一样。
  
  我一定会喜欢你的,就算有些道路是要跪着走完的。
  
  眼前的男生笑嘻嘻的对女生说:“没关系,我知道你担心甚么。是有很多艰苦的问题。那末我带你去北京。”
  
  女生说好。
  
  我想对女生说,别轻易说好。以后他会伤害你,你会哭的让人心疼。然后深夜变得刺痛,马路变的泥泞,城市变得冷漠,重新可以微笑的时候,已是时过境迁。
  
  女生说:“你要帮我。”
  
  男生说:“好。”
  
  女生说:“不要骗我。”
  
  男生说:“好。”
  
  青春原来那么容易说好。大家说好,时间说不好。
  
  你们说好,酒吧唱着悲伤地歌曲,风铃反射路灯的光,全球水汽朦胧。你们说好,这扇门渐渐关闭,而我却永远挡在了门外。
  
  手里有返程的车票,我们可以回到曾的城市,踏上曾的足迹,而时间没有返程的轨道,我们在时间的长河里,只能被推着往前走。
  
  我突然希望有一秒永远停滞,哪怕之后的一生就此消除。眼泪留在眼角,微风轻拂微笑,手掌牵着手指,回顾变成回见。
  
  从此我们定格成一张照片,两场生命组合成相框,漂浮在蓝色的海洋里。

  人生匆匆,有些道路,没法回头。治阳痿36小时长效
头臂干动脉斑块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维生素D和高血压

下一篇:比伯酒驾入狱视频流出法官要求打码暴光特工

上一篇:重视手工绘景艺术的当代美学价值“毕业”

分享到:
相关内容
宝贝第一助力儿童乘车安全蓝皮书发布 早一步安心计划守护童年年宵
gg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