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一封匿名举报信挖出安徽六安水利系统贪腐窝编制

2020-11-18 08:2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封匿名举报信挖出安徽六安水利系统贪腐窝案

资料图片

4月23日,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水利局农水股原股长许秉琦因犯受贿罪,被金安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至此,金安区检察院查办的该区水利系统腐败窝串案告一段落。近日,该院向区水利局发出检察建议,帮助他们建章立制,堵塞漏洞,让国家水利建设资金真正用在刀刃上,得到了当地党委、和群众的一致认可。

外围调查

2014年,金安区检察院收到群众匿名举报,称区水利局有关人员收受贿赂,为他人承建水利工程提供帮助。为避免直接初查打草惊蛇,该院派反贪局副局长参加 涉农惠农领域专项资金 检查活动,以开展预防活动为由,深入区水利局调取了近几年水利建设方面的工程资料,全面细致地了解金安区水利工程概况及资金情况。

通过对调取及调查到的信息进行整理,该院了解到,近年来,国家对水利工程的投入逐年加大,区水利局每年都有农村安全饮水、小水库除险加固、农田水利整治等项目工程对外招标,从招标代理到工程验收,都由依附于水利部门的机构负责。表面上看工程都是通过招投标这种公平竞争的形式,实际上外人很难参与进来。他们发现,金安区的水利工程实际中标单位大都是区水利局下属单位淠史杭水电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 淠史杭公司 )。

掌握以上信息后,金安区检察院果断决定,不直接以区水利局相关人员作为调查对象,而是先以淠史杭公司为初查对象,获得突破后,再顺势而上。

查获账外账

职务犯罪案件一般没有犯罪现场,往往通过成功的审讯获得口供,再围绕口供收集证据。这一 由证到供 的办案模式,关键在 证 。金安区检察院决定兵分三路:一是围绕淠史杭公司中标工程情况,查工程资金拨付去向;二是调查了解淠史杭公司主要负责人及人员分工情况;三是重点对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生、会计石英菊进行资产核查。

在此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该院办案人员走遍了全市各个银行、证券公司点,以及房管所、车管所等机构,通过走访调查,他们发现赵永生的银行账户中,经常有水利建筑公司的大笔汇款,同时赵永生与会计石英菊有异常的资金来往。通过对该公司工程款的去向情况的调查,办案人员发现,该公司以六安市飞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和安徽省淠史杭灌区管理总局工程处名义中标的两个工程款320余万元没有进淠史杭公司账户,而是转入了赵永生、石英菊的私人账户。由此可以判断,该公司至少存在账外账。至此,秘密初查基本完成。

由证到供

掌握了相关证据后,办案人员迅速出击,直接赶赴淠史杭公司,一组将赵永生带回检察院进行调查,另一组控制了石英菊。办案人员的突然到来,让没有任何防备的石英菊不得不将自己保管的 账外账 交了出来。

通过对 账外账 信息的查询,办案人员掌握了淠史杭公司在工程招标、验收等方面向他人行贿,公司班子成员贪污、挪用的情况。

根据这一重大发现,办案人员决定把石英菊列为突破点,并集中展开审讯。在银行资金来往凭证、 账外账 记载等铁证面前,石英菊供述了自己伙同其他班子成员贪污、挪用公款以及设立公司账外资金的犯罪事实。2007年和2008年,该公司以六安市飞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和安徽省淠史杭灌区管理总局工程处的名义中标两个农村饮水安全项目工程后,赵永生指使石英菊将这两笔工程款总计320余万元存放于账外 小金库 中。2013年5月,赵永生及其他班子成员研究后,决定给班子成员每人分5万元,共从这笔账外资金中支出了35万元。

在讯问石英菊的同时,另一组由分管副检察长亲自出马,对赵永生进行审讯。在事实和证据面前,赵永生不仅供述了贪污犯罪事实,还主动交代了其收受下属费明久财物,为其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受贿事实。随后,赵永生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以点打面

果然不出所料,利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办案手段,办案人员进一步固定了赵永生贪污口供,并顺利深挖出了赵永生向区水利局原局长张金中,副局长高玉生、李本传以及农水股股长许秉琦行贿的犯罪事实。

与此同时,在查清石英菊的犯罪事实后,鉴于其认罪态度较好,该院对其取保候审,并向其他人表明,积极配合调查如实供述可以得到从宽处理。这一招果然奏效,石英菊回去后,淠史杭公司其他5名班子成员纷纷到检察机关自首,积极退账,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就这样,在短短5天之内,该院加上已有的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三大国家级城市群就立查贪污、贿赂案7件7人。

为了打击极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六安市检察院作出指示:在三天内,对涉案案值小的、能积极说明情况的依法可以不做犯罪处理,交纪检部门做党政纪处理;对涉案案值在5万元以上的,主动到检察机关投案的,依法可以从轻处理。

在年初已安排超过900亿元农投资基础上

在法律威慑和政策攻势下,三天内,涉案的区水利局原局长张金中,副局长高玉生、李本传相继到检察机关投案自首。零口供定案

然而,在规定的时限内,也有少数干部抱着侥幸心理,试图 瞒天过海 。区水利局农水股原股长许秉琦便是一个典型。许秉琦不是选择主动投案争取从宽处理,而是私下找行贿人退赃并订立攻守同盟,以此来对抗侦查。在突破行贿人掌握铁证的情况下,金安区检察院将许秉琦带回检察院审讯。面对大量的证据和办案人员的问话,许秉琦始终不配合,无论什么问题都以 我不知道 我不记得了 等加以搪塞。

办案人员决定转变侦查思路,通过技术手段搜集其他证据,包括固定行贿人的证言,开展大量的间接证据搜集,调查许秉琦的家庭财产,形成了环环相扣、牢不可破的证据锁链。最终,认定其受贿40余万元,使得 零口供 对案件侦查的影响降为 零 。4月23日,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许秉琦有期徒刑六年。金安区检察院以量刑畸轻为由提出抗诉,目前此案正在抗诉中。

最终,赵永生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石英菊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一年,缓刑一年;其余涉案人员因具有自首情节或认罪态度好,免予刑事处罚。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Ⅲ)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华邦制药盐酸左西替利嗪口服溶液治啥
小儿胃肠感冒家庭护理
认知功能下降早期症状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