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明珠家具邱亚红:以诚信之道塑家居立业之本0“毕业”

2020-03-26 14:1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既是轶事,便不入正史,不仅纪年不可详考,人物事件亦只流传于人口,未见方志典集记载。且流传于口的东西,便说法不一,谬误难免,所以无非是饭后茶余的谈资。纵有族谱记载也未曾有机缘细考,估作《红楼梦》的假语村言看,不承担任何文字责任,笔者在此专做说明。 既是轶事,便不入正史,不仅纪年不可详考,人物事件亦只流传于人口,未见方志典集记载。且流传于口的东西,便说法不一,谬误难免,所以无非是饭后茶余的谈资。纵有族谱记载也未曾有机缘细考,估作《红楼梦》的假语村言看,不承担任何文字责任,笔者在此专做说明。
一、八爷
八爷在赵氏家族中辈分极高,只因家道中落,沦落成长工。到底是虎死威风犹在,他不把晚辈的东家放在眼里。毕竟他家也曾经坐拥几十亩上等水田,在长沙街上还有一个当铺,也有几个雇工,轿子进轿子出,门庭若市。虽说尚有东家余气,只是那种东家尊严却难保。八爷常自叹道:“人背时,冷水也会烫人,喝凉水也会碰着牙齿。”
八爷也曾饱读诗书,文韬武略。只是时运不济未能中举,论诗词联赋,家族中没有几人能及。尤其是他的书法更是方圆一绝,遒劲有力,力透纸背,正象征他刚直坚毅的性格。只是当时书法的价值也和现在一样,字随人贵,有身份的人,书法才值钱。不管他写得咋样,终究不能赖此谋生。
穷文富武,有钱人家都会把子女送往山上学武,或者请人在家设馆授徒,这是明清前我们这一带的风气。八爷自幼拜师习武,长也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三五个后生近不了他身体。武功是家族中乃至地方的佼佼者。八爷说话从不怕得罪人,即使是有人恨得咬牙切齿,对他也无可奈何。加上他为人正直,那些些屑小之人,只能既恨又畏。
八爷身上依然保持读书人的清高和孤傲。特别不喜欢他们那种骄奢的作风。有次八爷抬轿,经过一条陡峭的山道,轿杠杆都驼得弯弯的,莫说抬着轿,就是走空路也有点喘。八爷开始骂人了,“冇年冇纪,年纪轻轻,下来走段路会死啊?”说罢把轿子往地上一放,歇起气来。东家脸红起来,自己下轿走过了那段陡峭的坡路。八爷刚正不阿,不齿家族中的嫖赌逍遥等丑陋现象,谁都敢骂,谁都敢敲。村里上下倒是大多敬佩八爷,而又感叹其时运。
八爷也有八爷的短,八爷自幼口吃。特别是越激动的时候越口吃。背地里恨他的人都叫他“死结巴”。另外,一家数口就靠做长工的他来养活,总有英雄气短的时候,依靠族人借钱接济,他不得不低头。
八爷虽然生于封建时代,却不像普通人一样信命。八爷十岁那年,还是在八爷家红火的时候,母亲替他算命。八字先生摇头叹息,“虽然生在富贵人家,却是劳苦力的命。虽然文不借笔,武不借将,却终身难有功名。好在子息旺盛,寿年高享,晚景顺畅。”年幼的八爷不以为然,“你胡说八道,骗人谋财。”挥手欲赶走算命先生,被母亲劝住。
谁知不幸被算命先生言中。八爷几次考举人落第,平素成绩比他差很远的都考中了,他却屡试不第。祸不单行,长沙的当铺被骗,八爷家吃了官司,弄得倾家荡产。父亲被活活气死了,不久母亲也相继离世。数口之家的重担便落在他肩上。
无法再继续功名仕途,又没有经商经验,八爷咽下屈辱的泪水,在族孙家中当起了长工。碍于他的辈分,又因他的名望,东家对他还是蛮尊重。除了正常给他的报酬外,还会背着八爷偷偷接济家人。生活对八爷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无论东家对他多好,毕竟是下人身份,又能如何?八爷偶然会想起算命先生的话,暗暗摇头叹息,“时也,运也,命也”。
更有一次神奇的经历,让八爷这种硬汉也不得不折服命运。
某日,富厚堂曾家寿庆。东家请湘潭县官写了寿联,以示赵家的身份,不料在赴曾家途中,寿联落水不能用。情急之中,请抬轿的八爷执笔代写。八爷对东家攀附权贵,请县官写寿联一事嗤之以鼻,挖苦了东家几句。“你们请县太爷去写啊,我是个下苦力的轿夫而已,字出不得壶!”“你们个个饱读诗书,读了一肚子书,白读了呀,自己写啊!”东家唯唯若若,不敢多言。“敬请长辈赐笔。”几番说辞,才答应执笔。谁知慌忙之中,有纸有墨却缺笔。
时近宴会,回家去取显然来不及。然而正在紫峰山顶的凉亭里,方圆无人家。八爷两眼一转,看到山凹上的竹笋壳。迅速拾起来,用手一柔,蘸墨而就,三下五除二就写好了。捡起了山间的干树枝,烧火微烤。八爷嘴里唠叨着“这样将就些了,怕是有失体面。”东家连忙说,“八叔的字随便写出来都无人能及,可以了,很好。”字干得差不多了,便匆匆起轿奔曾家而去。
曾家寿宴场面宏大,一百多桌。大厅里挂满了上百幅对联。上至朝廷,下至乡绅不一而足。八爷和下人一起草草吃完饭,也赶到大厅里看对联。看来看去也没有几幅比自己写得好的。落款却大都是朝廷要员与地方名人。忽然看到自己写的对联旁边,有个游学(要饭的文人)模样的人,驻足观看,几次情不自禁点头称颂。“此幅对联书法功底倒是整个寿联中算顶级上品,可惜执笔人却是下苦力的人。可惜可惜!”游学先生不住地惋惜道。八爷暗自惊叹,世上竟有如此高人,竟能从书法中看出人的身世。东家也在旁边听到了,知道游学先生说的就是八爷,不禁暗暗称奇。八爷正想上前讨教,游学先生却不见身影。
在抬着东家回府的路上,八爷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这个……家伙,我……我……没有画……锄头(种田的工具),也……没有画……耙头(翻地用的工具),怎么……就知道我是个下力人呢?真是,奇哉……怪哉。”东家在轿里说“然若,他又不认得您,真是见鬼哈。”
话说,八爷虽然自己没有功名,却不忘让子女读书。而且在品行方面更是严格要求。孩子们不仅仅勤俭自律,个个发奋用功。辛亥革命后,子女全在外地任要职,官运亨通。光宗耀祖,重振家声。八爷家又显赫了。
八爷留守在家里,教导孙辈。家庭和睦,子孙满堂,晚景幸福,享寿九十高龄。全然印证了八十年前算命先生的判词。
八爷家的后人大都旅居欧美,解放后祖屋成了学校。八爷去世后,八爷的后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祖屋墙壁上还留有“匡扶正义,永振家声”的八爷真迹,虽然字迹渐渐模糊,力道却依然可见。
二、君六先生
在歇马老街上了年纪的人,估摸大多有听说过君六石板的故事。
所谓石板者,就是指那些性格固执,思想顽固或者生性吝啬的人。行为乖张,不合时宜,不入大流,有点类似扬州八怪之类的人。
君六石板便是这样的人。听父亲说,几乎没有人当面这样叫过他,只是背地里叫,闲谈的时候这样称呼他。当面都会尊称他为“君六先生”。我们村子里被称为先生的人不多。因为称为“先生”的人多是真材实料的饱学之士,而且品行端正,德高望重,多含有敬意。就算是学校的老师,我们也只称为老师。
君六先生,本名赵明勋,兄弟排行第六。曾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任过国文教授,还担任过民国时期省报的主编,可惜任期都不是很长。倒不是他的才华与品行不称职。却是因为他行为怪异,思想古板。
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身为国文系主任的他竟然经常拾起桌上的饭粒塞进嘴里,还有舔碗的行为。别的教师都穿西装或者中山装,君六先生却穿着士林布做的长衫。讲课到精彩之处,口水横飞,飞溅到同学脸上。有人轻轻提醒他却不以为然,大声道,“君子不拘小节”。终是这些小节让许多人反感,离开了省立第一师范。当然还有他的性格耿直,说出了学校一些见不得人的丑闻,得罪了当权派。
几经辗转,他在宣传部门任职的学生推荐他去了省报任主编。还是因为他过激的言辞,尖锐的笔触,针砭时弊,得罪教育部门等实权派领导。虽然学生几次斡旋,从中协调,最终还是被人赶走,卷起铺盖回到了乡下。
乡长推荐他在当地一所公立学校做校长。君六先生还是那么我行我素,不管是穿着打扮还是为人处世,仍然是那么不合时宜。下了课就提着狗粪箢箕去田野拾粪,带领师生种菜。更有甚者思想比较保守顽固,坚持男女授受不亲。总之没有多久又坚持不下去了。
不久,全国解放了,他的家庭被评为地主。他在解放前就把家里的部分土地转让了。而且对那些雇工都很好,收成不好的年份主动减租,还经常 四邻,当地人都很同情他。他常和人说,其实早就知道中国会有土地改革,却不知道是以地方为单位,他曾经估算过水田的全国人均面积,他家的土地就是按照全国人均面积留下来的,多余的全卖了。想不到最后还是被评为地主。好在村里人也没有人为难他。
君六先生虽然不肯屈就权贵,也不怕官府,但对普通老百姓却十分尊重,而且相当谦恭。越是家境贫穷的人,他越尊重,以礼相待。他经常自带笔墨纸砚免费为穷苦人家写结婚对联,写春联。家境好一点的自然会给个红包,他会坦然接受;一般人家,给点蔬菜瓜果鸡蛋糖果之类,推辞两番也会笑纳。稍有积余的时候他又喜欢 穷人。失去了正经工作,便失去正常收入,自然囊中羞涩,生活无着落。
到了后来他却变得像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谁家红白喜事他就去打秋风。主动地帮人写写贴贴,做些礼生的事情来讨生活。他变得平和而慈祥,当然也有些落寞。常与人说起他年轻时候那段“风光”的历史。
每与人聊天的时候总会自哀自叹道“想想我曾经也算是读书人,满腹经纶又有何用,今天却落到如此的地步。”附近有人喜欢把他作为读书无用论的论据,当君六先生无意听到的时候,他还是会极力主张“聪明还要书打底,书还是要读的。”
饭后茶余,君六石板便成了谈资,大家总觉得是个读书人的悲剧,不过,也有人认为是时代的悲剧。不知道君六先生活在今天还是不是一样的结局?
三、莫少爷
莫家家大业大,有钱庄、绸庄、茶庄遍布江浙,生意做到欧美等国家,在石鼓镇乃至全省闻名遐迩。说起莫家,周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莫家大少爷也算是奇人一个。
莫少二十岁那年,莫老爷便让其与当地名媛杨六 成亲。酒席也摆了,堂也拜了,却死活不肯圆房。新娘也刚十四岁,对男欢女爱之事尚朦朦胧胧,倒也相安无事。新婚第二天便收拾行李带着仆人准备去北平读书,在莫老爷的严词苛责下,还是等到回门后第二天才走。
在北平一呆就是五年,中途不曾回家一次。家人多次书信催促,并派人去接,都未成功。莫老爷成天对着莫老太发火,养出这样不肖之子。
在北平不回家倒也便罢,居然悄悄地去了法国留学,而且在法国一呆又是七年。莫老爷派人又是几次三番催也没有回家,又亲自去法国苦劝。谁知此公竟然于当日凌晨悄然又去了英国,地点和联系方式无人知晓。再次在英国找到莫家大少爷,已经年届不惑了。他读了二十多年的书,获得了博士学位,在英国一所大学里教哲学。年逾花甲的莫老爷不顾一切花重金把他解押回家。
难道是杨六 长得丑,还是粗俗,让莫少这般讨厌?却听老辈人传,杨六 要身段有身段,要姿色有姿色。脸若芙蓉,身若纤柳。而且饱读诗书,气质与才华双绝,吹气如兰,说话柔声细语,如莺歌婉转。明事晓理,伺候公婆有礼有节,对待下人如同家人,不论是对亲戚还是邻居,口碑都颇好。
杨家六 也算是人间奇葩。竟然守了将近二十年的活寡,十四岁嫁入夫家,二十年没有同房。娘家人替她鸣不平,她却心静如水,微笑置之。其实就算离婚,在民国已有先例。她既不离婚,也不寻死觅活,居然也活得很滋润。反倒劝慰起自己的父母亲,自己过得很好,不必操心。
民国时期,中国人不要说什么丁克家庭,连计划生育也没有人提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几千年的传承,莫家大少爷成了莫家的千古罪人。
说好说歹总算把他弄回了老家。新婚后的夫妻,居然在二十年后才见面,怕是古今少见。怪就怪在夫妻两人再次见面却如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恩爱异常。执手相伴,朝夕沉浸在云雨之欢里。好似要把这过去的二十年补回来。不过,杨六 似乎看出了端倪,预感这段时光不过是灿烂的烟花般短暂,尤加珍惜。
莫家父母却看在眼里,乐在心头,就指望早日生个孙子,延续莫家香火。全家人都围着他转。却不料莫家大少爷在回家一个月后又悄然玩起了失踪,从此再未见身影。莫老太爷后悔莫及,原来一直是派人严格看管,直感觉大少爷真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才放松看管。
这次回家莫大少爷无非是想了却垂垂老矣的父亲心愿,为老莫家传宗接代,然而结果却并未给杨六 留下一男半女。在莫家老太爷临终之前,过继了娘家的侄子为后。只是苦了老太爷忙死忙活累了一辈子,最后一生的巨大财富却落入了他姓。
原来杨六 早就看出了端倪,大少爷不会跟她过一辈子,所有的主动无非是迷惑老太爷的眼睛。因为她看出来,莫家大少爷的心根本没有回来。所以在房事后吃了药,没有要孩子。反正谁也不敢把她赶走。
至于莫家大少爷,听说在国外找了个蓝眼睛高鼻梁的女人,生了一大窝崽。不过,终究是听说,没有人看见过。
莫家大管家临终前和长工阿忠说出了一个秘密,莫少爷在新婚之夜发现杨六 是民间所说的“白虎星”,很是忌讳,却又不好出口悔婚,只好远远逃离。

共 48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白描的手法讲述了明清年间三个传奇人物:八爷、君六先生和莫少爷的故事。八爷能文能武,生性耿直却一生坎坷,只在晚年才得到福报,子孙满堂且前程似锦;君六先生亦是饱学之士,做过省立第一师范的教授,当过民国时期省报的主编,但都因其不懂转寰与不拘小节而未能长久,直至老来落魄,但其读书有用论对后世亦有重大影响;莫少爷原本是大家大户的公子哥,只因婚后发现其妻乃是传说中的“白虎”心存顾忌而远走他乡,几经辗转,也成了见多识广之人。小说语言质朴,人物形象个性鲜明,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虽是明清人物,其观点,行事作风,在今时今日仍有可取之处,值得学习与借鉴。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91016】
1 楼 文友: 2015-09-09 07:44:00 问好一戈,感谢支持江山小说,欢迎加入小说交流群:4612 788 .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9-09 15: :54 找不到,可否加我470668587?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人流后恢复注意什么
经常晚上犯心绞痛
治疗滑膜炎的药都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