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一个人的旅行由曹禺公园到曹禺祖居原创

2019-06-08 21:1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发烧物理降温
小孩发烧物理降温
小孩发烧怎么办 怎样退烧快

“多少年来,我像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我走过不少地,没有一处我感到这是我的故乡,是我的父母之邦。我像是一只南来北往的飞鸟,山山水水,高山平原,我认识许多人,听过许多熟和不熟的声音,但没有一处使我感到如此亲切,如此动心,像【潜江人】这三个字,使我从心里觉得温暖,明亮。人问我:【你贵处那里】我答:潜江。我从来没有到过潜江,但近八十年了,我认为我是潜江人,这种贴心的情感,不知是怎样造成的。我爱潜江,这不是模模糊糊的几个字,像其中有血与肉的联系。大约是我从婴儿时,父母的声音笑貌,我吃的家乡带来的食物,或者家庭中那种潜江空气,使我从小到大认为自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潜江人。【月是故乡明】,我觉得潜江的月亮比哪个地方的都圆、都亮,这种乡土的情感也许有点偏执。。。。。。”

刚进入曹禺公园,就看到了曹禺的这篇《我是潜江人》,被他言语中那种真切的情感所打动,更多的是一种思乡之情与漂泊的无奈还有对自己理想圣土的向往之情。

人生,就是这么矛盾。是那一种对于自己故乡的渴望,对于一个没有到达过的地方的向往,就像我曾经在高速上邂逅荆门一样。人生有很多东西不能戳破,否则,预期希望的破碎会让自己找不到一个心灵的栖宿。

今天前来的只是寻找一段历史,寻找一种尘封的记忆。

曹禺公园跟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没有那种单纯曹禺知识的灌溉,看着四周溢眼的墨绿,微风划过湖面泛起的层层涟漪,古式的桥廊自然的衔接在湖面之上,亭中歇息的过客也使得这里多了几番生机。

人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多,但是略不去那份拘束,我就像一个外来者一样,突然之间,闯入了这个世外桃源,因此,毕恭毕敬,每一步都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整体的来说,公园还是不错的,但总感觉还是缺了什么,总感觉太单调了,反反复复的就是四种景物映入眼帘:湖面、树木、桥廊、亭子。若说是一处生养休息的好去处,那是自然,可是,对于我,总感觉缺了一些什么。

沿着小径行走,本以为路已到了尽头,趁着小隙看去,竟是圆梦园。圆梦?梦可以在此处实现吗?看着那块介绍圆梦园的碑文,“他站在高处,远眺他的祖祖辈辈生活过的马昌湖畔景色,圆了思乡梦。”看着不禁心酸,这样就够了吗?湖里满是荷叶,却没有荷花。不知不觉走到了友谊林,看着关于水杉的记载,不禁微微一笑,“水杉是第四季冰期之后的濒临灭绝植物,为我国特有的古老稀有珍贵树种。潜江被誉为水杉第二故乡。”是啊,水杉,你还得顽强的活下去。

终于踏上进入曹禺公园时看到的那座桥,原来叫做“玉石桥”,桥身纯粹的色泽应对着如玉的美说,看着石碑的解释,“连同曹禺夫妇天上人间心灵永久的连理, 顿显生动的形象之虹于你的眼中。”突然想起化蝶的传说,此刻留下的除了感动还是感动。于桥的最高处眺望远方,不时袭来的阵阵凉风,竟温暖了人心。张开双臂,迎接着风的拥抱,徜徉在这无边曼妙的宇宙,哪怕只有一刻。

从曹禺广场走到了七石桥,桥阆林立,不远处,“曹禺纪念馆”几个字清晰可见。七石桥,七石桥,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七十呢?见证一切的是历史,浮华褪去,我们还剩下什么?

来的世间晚了那么几分钟,此时已经闭馆,无缘工作人员帮我们介绍有关曹禺的知识和目睹馆内的呈设了。

走出曹禺公园,去到对面的广场看看,首先引人注目的便是远处的一座塔,走着走着,四处的荷花不时振奋精神,顺着源头看去,原来是南浦荷香,桥上的路灯格外的有意思,一种古典的建筑风格,与古典的桥,古典的屋互相成呼应,踏过一座桥,看到梅园,一抬头,一阵惊愕,原来是曹禺祖居,才明白在曹禺公园看到的石碑上的一句话的意思,曹禺公园依曹禺祖居而建,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隔得这么近,房子一看就是那种清末的建筑风格,大概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吧,看着曹家大院,心里不禁一震,竟然来到了这种电视才有的景色,虽然进不去,但在外面看看也很不错的,这种感觉就像看魁府一样,不过二者是不同的感受。但是进不去的失落这次却没有体现。

沿着曹禺祖屋看了一圈,就像大宅门里的那种感觉。此时,不远处的那座塔看的更清楚了,沿着廊边,翻过南虹桥,走着走着来到了塔边,可是不让进,沿着桥廊走到刚才向往的那座亭子,亭子在湖中间。

拿出,定位了一下这里的位置:北提台。坐在亭子里歇息,亭子上有一位母亲带着几岁大的孩子,看起来二十几的样子。坐在亭子上,不时吹来湖风,一解疲惫,炎热之感,望着亭子,看着四周的湖面,虽然湖没有曹禺公园的好看,但是那一种身体、心灵的感受却是它所不及的。

看着湖里的浮桥,可能是由于年代已久,湖里的浮桥都陷进去好多,不知不觉想起古代的浣衣女,在月光下,捣着寒衣,一袭微风吹卷着长发。看着湖里的“漂流瓶”被湖里的波浪不时的拍打着,可是就是吹不走,古代不也是这样吗?拍打了多少年,受了多少磨难,却依然毅力在这里。突然想起古人折着纸船,在月光下,将它们一一地放逐在河里,随风飘散。那是谁家的痴男怨女在祈求生生世世的姻缘,看着对面的女生,突然心生一叹,现在,将来,又有谁呢?青衣女子娇好的面容,匀称的身材,物我交融。不知是哪里一直想起的音乐,有点流行的风格,带点悲伤,听起来却甚是好听。此情此景,真想永远待在这种环境之下。没有大江淘来淘去的辛酸,没有世俗纷纷扰扰的烦忧,两个相爱的人彼此,就这样,一直融入环境里,融入时间里。永永远远的,就这样,就这样。。。。。。

待的时间总感觉不够,不过却又得走,分离,没有什么不舍,因为:回忆都在。

西班牙、英国与德国联合反恐 6人因与IS有关被捕
东京股市28日低开低走 日经股指下跌0.47%
尼泊尔举行第二阶段地方选举 部署逾16万安保人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