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每个剧本穿一遍 84.乖一点

2020-01-17 00:4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84.乖一点

微凉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乱,仿佛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又仿佛有很多人在她的耳边说话,吵的人不得安生。()

然后她朦胧胧的听到小和在说话,还说了脏话,自从她怀孕以来,小和将玩游戏的时候那些忍不住脱口而出的脏话,其实都收敛了很多,有时候打游戏都要背着自己,她用的理由都是不能教坏小孩子,真是又窝心又好笑。

此时她听到小和又说了脏话,忍不住补了一句,然后她就听见更多的声音说:“她醒了!”

“快叫医生!”

“查微凉,醒醒!”

“你再哭,下次我有什么好吃的,绝对不会叫你!”

她忍不住嘴角含笑的睁开眼睛,然后就发现傅嫣,小和跟高媛媛挤在她面前,一个个神情激动,微凉觉得有点眼晕,想闭眼睛,却觉得眼睛有些疼。

“你们别动了,我眼睛有些疼。”

“哭了几个小时,眼睛能不疼吗?”

有人小声叽咕,然后微凉听见一个熟悉的男声说:“医生来了,先让医生看看。”

她闭着眼睛听到医生说:“好了,没事了,就说她是做梦梦见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现在人醒来就好了。”

“她身体其他方面没问题吧?”

“没什么问题,不过要在打几瓶葡萄糖和生理盐水,她哭的时间太久了,有些脱水,最好能留院观察一天。”

医生说完还开了一句玩笑:“总算见识到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怎么来的,刚刚应该拿个东西给接着,说不定能有一缸子水。”

微凉扯扯嘴角想笑,却困的睁不开眼睛。

“她怎么好像又睡了过去!”

“哭的太累了,自然想睡,不过我保证,这次她睡醒之后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你们最好能给她做一些容易克化的东西,一会儿醒来吃,哭也挺消耗体力的。”

微凉忍不住把手放在肚子上,这是她这两个多月以来养成的一个习惯,朦胧中她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然后她的手被握住:“你安心睡,孩子没事。”

心里一松,微凉再次睡了过去。

应战看着微凉平静的睡颜,对傅嫣还有纪雪柔说:“她这下应该没事了,这次谢谢你们,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忙,一定全力以赴!”

纪雪柔跟傅嫣相视一笑:“那我们可记下这句话了。”

微凉这次睡去的时间不长,大概过了一小会儿就醒来了,几乎是她一睁开眼睛应战就轻轻的说:“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难受?”

“你罗里吧嗦的问一大堆,她这会明显有点傻,先给喝点水再说。”

小和大概是知道应战不会对她怎样,说话越来越随便,微凉眼睛酸涩的说:“让你们担心了。”结果话一出口,连嗓子都是哑的。

有吸管放在唇边,微凉下意识的吸了吸,似乎还带着一些甜的温水入侵喉咙,舒服的微凉又喝了一大口。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她只喝了两口,杯子就被人拿走了:“一次少喝点,等一会儿再喝。”

下一刻温热的毛巾敷到脸上,微凉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托住,男人的手接触到皮肤,微凉别扭,然后湿润的毛巾敷着脸:“你哭的时间太久了,先擦擦脸,不然的话脸会皴皮,干的不舒服,你现在是孕妇,很多护肤品是不能用的。”

微凉不自在,下意识想动,应战又说:“乖一点,别动!马上就好了!你手上还打着吊瓶,小心针跑了,护士就得给你再扎一次。”

高媛媛和竹林去办理住院手续然后缴费拿药了,小和突然觉得她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吃着大把大把的狗粮?不虐心吗?

应战终于给微凉擦好了脸,如同哄孩子一般说:“好了,你仍然是一个漂亮的美少女。”

微凉忍不住笑,她又不是三岁孩子,竟然这样哄她。

“我让人做了一些红薯小米粥,你先吃点,其他的饭一会儿就送过来。”

微凉扭头看了看病房有些皱眉:“我没什么事儿,估计是孕妇的一些症状,一会儿就好了!我不想住医院!”

小和忍不住看了一眼应战,就听到应战耐心地说:“我们当然知道你没事,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也得住医院让医生检查一下,要是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你再没有别的症状,我们就出院,好不好?”

微凉不做声,应战给小和使眼色,小和赶紧附和:“没错,你就是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咱们既然决定要生下他,就要对他负责,是不是?”

微凉默不作声的吃饭,她心里面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真的是挺排斥医院的,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她从病床上醒来一下子就变成了查微凉。

如今有很多证据证明查微凉是她的姐姐或者妹妹,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欣喜多了一个亲姐妹,却早早就失去了她,如果她过的好,虽然有遗憾,但也不至于那样痛恨,但是她过的不好,甚至她亲手放开了自己的生命把活着的机会让给了她……

微凉一瞬间厌恶应战,直接变脸道:“这里有小和姐照看,你先回去吧。”

她低着头甚至不看应战,但是态度上的转变谁都能感觉到,应战怔了一下,但还是站起来从善如流的说:“好,那我就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事儿的话就叫我。”

微凉低头敷衍的“嗯”了一声,应战伸出手原本是想揉一下她的头发,最终还是放了下来,他的腿本身就不好,今天在地上又是跪着,又是来回走动,刚迈出一步,差点跌倒,小和险险的扶了一把。

但是微凉还是没有抬头,应战勉强的朝小和笑笑,但是等到他出了病房,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蹙着眉头想,明明之前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她是想到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等到病房里面没人了,小和给微凉又倒了一杯水:“你又在闹什么别扭,人家应先生几乎大半天的时间都在你跟前,忙前忙后的,你不说给人家说些好话听,最起码的别给人冷脸啊。”

银川卡瓦心脏中心预约挂号
杭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青岛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张家口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