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黄伟文如果断然离开那便是前功尽弃编制

2020-11-19 10:3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黄伟文:如果断然离开 那便是“前功尽弃”

黄伟文黄伟文  老大:黄伟文  成员:乔靖夫、林宝、陈咏谦  成立时间:2010年1月  成绩:林宝与黄伟文合作写出《高八度》,陈咏谦今年产量比去年飙升三倍,以联盟为单位包下张敬轩和薛凯琪的专辑。  再过两个星期,由黄伟文牵头的Shoot The Lyricist填词人联盟便成立一年了!  在这一年中,“老大”黄伟文,发表少量词作,不时在微博上贴贴出席各种时尚活动的照片,晒晒在各地淘来的新玩意;曾有“卢巧音御用词人”之称的乔靖夫,在词坛隐居五年后重新获得作词的动力;此前多数只是帮Swing填词的林宝,今年多了和不同歌手合作的经验,还首次与黄伟文合作写出《高八度》;联盟中最年轻的填词人陈咏谦这样小结自己这一年的改变:“在歌词上今年简直是如沐春风,到现在已经写了接近40首,将来还有差不多10份没写。今年好像是青春期,很多东西突然间就来了。”  南都 朱燕霞  上月刚结束的CASH金帆音乐奖最佳歌词奖,是黄伟文今年不多词作中的其中一首《陀飞轮》。“秒速捉得紧了,而皮肤竟偷偷松了”,巧妙对比中带出时间飞逝的感叹,他把玩文字的功力依然令人佩服。《陀飞轮》与《葡萄成熟时》、《人车志》、《沙龙》构成黄伟文为陈奕迅所写的“城市男人玩具系列”。而实际上这位唱片骑师出身、1995年以《活得比你好》震惊香港词坛、累积词作逾千首的“一哥”级填词人,三年前已放风要减产,从最高峰百多首的年产量,减到今年的20多首,但他在粤语词坛的地位依然未被动摇,他今年年初召集三位填词人成立Shoot TheLyricist联盟,把个人的影响力扩大。“断然离开等于前功尽弃”,觅识伙伴实现小抱负  黄伟文是填词人,也是潮人。如果他想彻底收笔,做个纯粹的时尚达人,是可以轻松办到的。“其实我可以更早不写,不过我想把广东歌词‘紧咬’在一定的水平。断然离开等于前功尽弃。”他在早前接受港媒采访时说过内心这番小抱负,他于是一边写,一边物色一些能把粤语歌词写得好的人。黄伟文对粤语词坛的这份使命感,词评人黄志华在与黄伟文的两次接触中已明显感受到。在黄伟文尚属词坛新人的1990年代,当时就在写词评的黄志华曾访问过他,“那时他便很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他想为香港歌词做啲嘢(一些事情)。”第二次见面已是2009年暑假,黄志华因筹备新书《词家有道》再次约访黄伟文,“他更有自信了,不是飘飘然那种,而是真的觉得自己做到啲嘢,流露出肯定自己才华的自信和自豪。”来自三个年代的“质优生”,因一份邀约而聚首  黄伟文发现了三位“写得好的人”:乔靖夫、林宝和陈咏谦。他们的年龄架构及经历都相当有趣:一位是生于60年代的小说家,一位是生于70年代的生意人,还有一位是生于80年代的自由职业者。几乎没有交集的三个人因为同一份邀约而走到一起。  发起人黄伟文曾说,近几年虽然表面上没几个新的填词人入行,但唱片中也不时出现一些新名字,当他听到好作品,便会记住填词人。当决定成立填词人联盟的时候,黄伟文脑子里出现的就是这三个人的名字。为什么是这三个人呢?黄伟文曾逐一解释过:“比如阿谦(指陈咏谦),我不能想象80后的男仔,如此喜爱留意人情世故,他是十年来我看到的第一个。乐坛有80后的歌星,就要有80后的填词人。林宝和乔靖夫则像隐士,他们是得闲才入客栈喝两杯,明明一手好武艺,却爱在江湖外浮游。”黄伟文是老大也是经理人,不限产量不过问出品  虽是联盟,但南都在对三位成员的访问中发现,这四个人之间的联系不算紧密。与林夕、林若宁、林日曦走友情路线、师徒传承的方式不同,黄伟文的Shoot The Lyricist是按照类似经理人公司的模式运作。比方说在联盟成立的这一年里,黄伟文去接下一些词作,分给三位成员去完成。但三位成员的自由度很高,没有限制一年产量多少,不会有各样的创作约束,他们有空而且喜欢才会接活。乔靖夫、林宝、陈咏谦一致表示这是他们选择加盟的重要原因,“黄伟文说一定不会要我迁就他。我们在创作上有疑问可以问他,但是他一定不会过问我们,即我们的出品不用经过他。”陈咏谦很喜欢这种合作方式。  至于以后,黄伟文希望唱片公司找人填词是直接找联盟中的成员,而不是找他便最好,也不排除再邀请一批词人加盟壮大力量。“世上永远有竞争者,当有朝一日赚最多钱夺最多奖是我的朋友,总好过是陌生人,也是肥水不流别人田的做法。”今年联盟内成员开始以工作室的名义合作写词,如早前黄伟文与林宝一起谱写的《高八度》,又如四人负责包办一张专辑的所有歌词,而目前就正与薛凯琪、张敬轩两位歌手合作中。“剑走偏锋”乔靖夫“我是比较好运的”  简介:生于1969年,原名刘伟明,1991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翻译系并投身传媒工作,1996年开始创作动作幻想小说,1998年为卢巧音填写《同居角落》进入填词界,2000年凭《深蓝》获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CASH)年度最佳歌词奖。  作品:《深蓝》(卢巧音2000)、《光之翼》(王菲2001)、《谎言》(陈奕迅2003)、《真相》(陈奕迅2003)、《早开的长途班》(陈奕迅 2005)、《悟入歧途》(与周国贤合填)(谢安琪 2005  从歌迷的视线下消失了几年的乔靖夫,在黄伟文的邀约下回归填词界。从第一支作品《同居角落》到现在,经他手创作的歌词不足30首,但却无碍于他个人鲜明词作风格的展现。他在卢巧音各样专辑中不同的填词探索、独树一帜的偏锋词格至今令人印象深刻。初入行与卢巧音搭档,作词风格剑走偏锋  黄伟文称呼乔靖夫为“隐士”。南都邀约他见面聊天,也颇费了一些周折,因为他的确习惯低调。乔靖夫说当年入行是“误打误撞”。当年刚出道筹备个人专辑的卢巧音,通过朋友认识了写小说的乔靖夫,试着让他写了一首歌,那就是1998年的《同居角落》。二人一拍即合,在此后的六七年间,他为卢巧音创作了一系列歌词。独立乐队出身的卢巧音给乔靖夫许多写词的可能性,“我是比较好运的,一开始和她合作便可以探索一些不那么传统的主题,视野很广。”  数年下来,乔靖夫树立起剑走偏锋的作词风格:用虚幻世界批判现实的《快感飞行》、《光之翼》、《一个人在途上》,神怪题材的《送魂经》、《步天歌》、《女吸血鬼的情歌》等。总结这么多年来的创作内容,乔靖夫说:“对我来说我填社会性非爱情类的歌是超乎比例的多,机会比较多。”用写小说的方式填词“能听得懂我便满足”  写小说的思维与文字积累,也带入了乔靖夫在当代艺术市场整体上升时期的词作中。“在构思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定型。我时常会着重视觉化的东西,会在脑中形成一个次序。比如一开始有个场景,然后慢慢讲主人公的心态,由间接到直接。这也是小说的写法。”始终把写小说放在第一位的乔靖夫说自己始终带着作家的习性,不想讲些太普通的东西,希望令人有新鲜感。  2000年,他为卢巧音填写的一首《深蓝》获得了当年的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CA SH )年度最佳歌词奖。“人放松的躺,浮泊于这深深的蓝光”,在短小的篇幅中将海、鱼、蓝光等意象铺陈开,情感逐层递进,以“也许一天我变做鱼,睡在你内,把心释放”作结。这种思路在他2005年为陈奕迅写的《早开的长途班》再度体现。长途班车、火车站、疲倦旅客,听众随着作词人的镜头开始旅程,“太阳照在这条笔直铁路,晒得很烫”,景物描写反映了主角离开城市的心情。和直抒胸臆的书写方式相比,乔靖夫的写法显得内敛沉静。“有时候会用较多含蓄的比喻,如果听的人能听得懂,我已经很满足了。”“乐观幽默”林宝“我的词出口都是开心的”  简介:生于1973年,正职是进出口贸易生意,因与组合Sw ing相熟而晋身填词界。1998年由李克勤演绎的《再一次想你》是林宝发表的第一份词作 ,为 组 合sw ing填写多首词作,亦曾为谭咏麟、谢霆锋、古巨基、许志安等填词,至今发表词作近50首。  作品:《1984》(Swing2000 )、《中和点》(Swing2001)、《青蛙王子》(许志安2001)、《kingkong》(陈奕迅2002)、《是但,求其,无所谓》(EricK wok2006)、《黑雨天白 钢 琴 》(Swing2001)、《无如果》(Swing2010)  与南都见面这天,林宝在咖啡厅书架一角安着,高瘦的身材披上黑色衬衫感觉很绅士。很难想象,这就是写出“一身脂肪、成廿八吋大脾”《K ingK ong》之歌的作者。他供职于一家与进出口贸易相关的人事顾问公司,笑说自己在填词界像个隐形人,“有人找我才会填,没人找我就算”。加入填词人联盟也是因为“有人找”。今年他即与黄伟文共同填写一首男女合唱歌《高八度》,黄伟文负责女歌手部分,他负责男歌手部分,更多填词的机会开始找到他。好友EricK wok带挈入行,与Swing一起走红  一个生意人,如何会涉足填词界?原来林宝与唱作人组合Swing的成员郭伟亮(EricK wok)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1990年代初,林宝与Eric到了美国读书,一个喜爱给日语歌填广东词,一个开始写曲做demo,“他写完一些曲便很想唱出来,不能总是啦啦啦,于是他会寄些dem o给我帮他写词。”1996年两人回到香港,林宝找了份和音乐无关的工作,而Eric则成为全职音乐人。林宝没想到,当年他在美国帮Eric填的《再一次想你》被李克勤拿去唱了。但真正踏入粤语词坛,是Swing的出现。  2000年Swing推出同名EP,由Eric作曲、林宝填词的《1984》令Swing一炮而红。在Swing刚刚起步的那段时间,大部分歌词是林宝填的。随后林宝也为陈奕迅、许志安、陈冠希等零星写过词。当Swing在2006年淡出乐坛,林宝也随即销声匿迹。直到去年Swing复出,连推专辑《武当》和《电》,林宝再次操刀写了其中《Let It Go》《H ehehe》《So Say We All》《无如果》等。天生乐观“Swing的幽默感由林宝定型”  林宝的歌词时静时动,时而文雅时而调皮捣蛋。他能写出“微尘残留在木凳,趁黑雨天打开这白琴,就让我细抚这声音”(《黑雨天白钢琴》)的雅致浪漫,也能写出“腹肌一块过不必三尖八角,小姐可以脂肪中滑浪及游乐”(《KingK ong》)的市井幽默。  黄伟文曾赞林宝写词有风格,更认为Swing的歌中所表达的独特想法与幽默感是由林宝定型的。听到这样的赞赏,林宝谦虚地说,其实这是与Swing两位成员长期沟通、默契合作的结果。“我是个比较乐观的人,写词也是依照自己的型格,我相信那是我的DNA生出来的东西。虽然有时写一些较为遗憾的事情,但最后出口都是开心的。我会比较乐观地去看待,可能这样也比较配合Swing的怀柔交通支队车管站风格。”“快手聪明”陈咏谦“我不能给他抹黑”  简介:80后青年,自小加入香港儿童合唱团,前组合T heV ega成员,也玩“无伴奏合唱团”、做演唱会和音。2005年发表第一首词作《明天你是否依然教我》,2009年为组合Sw ing填写的《我有货》颇显功力,曾为李克勤、陈奕迅、张敬轩等写歌,至今已有词作近50首。  作品:《炸弹人》(麦浚龙2005)、《山歌》(吴雨霏、侧田2007)、《闹鬼爱情》(张敬轩2008)《我有 货 》( Swing2009)、《尿床的启示》(Swing2009)、《人人弹起》(Twins2010)、《字花》(薛凯琪2010)、《大人》(陈奕迅2010)  “他(黄伟文)觉得我、林宝和他,与林振强是‘同一间学校’出来的。”坐在南都面前的后生仔陈咏谦调皮地说,他没想过能在写词的功力上超越前辈,但他的优势在于交货快。“一开始监制找我填词都是比较急的,两三天必须完成,我不介意,因为我希望能快手一些,给监制,歌手,唱片公司都带来方便。”而今年他获得给Twins、薛凯琪和陈奕迅写词的机会。  清晨好友紧急来电,把陈咏谦拉入“火坑”  陈咏谦虽是四个人中最年轻的一个,但他在音乐路上却陷得很深。他写词、唱和音、组合唱队,所做的一切都是与音乐相关。他的入行途径与林宝类似,都和组合Swing有关。2005年某日,Swing的陈哲卢(Jerald)早晨7点多把混合唱团的朋友陈咏谦闹醒,问他可否“救火”写首词。当时陈咏谦在商台工作,那日下班后只是花了三个小时就交出了《百无禁忌》。后来歌名被唱片公司改成《明天你是否依然教我》。  初尝创作快感的陈咏谦2008年加入四人组合The Vega,希望能获得更多填词机会。但后来他慢慢做不下去了,“一年只能发表两三首词作,机会太少。”2009年年中,又是Jerald的“救火”,让陈咏谦再次兴奋起来。救火队升级为正选《我有货》获黄伟文称赞  这次因为有一首歌被黄伟文放鸽子,需找陈咏谦拔刀相助。但Jerald也明说了,如果黄伟文又有空的话还是他写。陈咏谦爽快接下这份词,第二天交出《我有货》。从这首歌起,陈咏谦成为Swing的“正选”填词人,不再只是救火队。  “《我有货》是一首很难处理的歌,它的旋律和拍子相当刁钻。加上这是Sw ing复出的作品,要找到一个合适的题材很困难。我尝试用他们退隐之前的《大大公司》的概念。这是一家百货公司,即使面临关闭也还坚持不减价。性格是最贵的,Swing就是这种态度。”陈咏谦在开头来一句“从前有间公司关了”,紧接便说“现在推出一批新货上架”。轻巧衔接Swing的隐退与复出  去年,Swing在迷你演唱会上演绎《我有货》时,黄伟文到后台向Jerald称赞《我有货》写得好,Jerald当时指了指身边的陈咏谦“咪呢条友写嘅咯!”没多久陈咏谦便收到黄伟文邀请加盟的。他说因为黄伟文的关系,可以很快赢得别人的信任,但也多了顾虑。“一开始我觉得压力大,因为我是被选的,有不给他抹黑,导致下笔时计算太多。幸好那个阶段很快就过去了。”

上一篇:蒙嘉慧拒与郑伊健搭档挣钱 工作感情分清楚(图)

下一篇:舒淇微博曝白发照 粉丝:连白头发都那么销魂

神经性皮炎抓破又疼又痒怎么办
TX营养
阿尔茨海默病会死人吗
TX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