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下一个追梦格林爵士坏小子曾是NCAA全民

2019-05-17 05:5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望所归微软和谷歌应当握手言和
LG电子两款3D版谷歌电视将在5月底上市
3运营商前3季度利润之和仅为苹果6成

如果可以,谁都愿意做一个英雄。就像2015年的格雷森·阿伦一样。在那一年的NCAA冠军战中,以替补身份登场的阿伦,全场砍下16分。而在球队最困难的阶段,他连续砍下8分,解了球队燃眉之急。

就连球队主帅“K教练”赛后都夸奖阿伦道:“我们当时被按在水里,几近快死了,我们当时落后9分。是格雷森把我们救了回来。”所以杜克那一年夺冠,阿伦成了彻彻底底的“英雄”。

但2016年,他却从神坛跌落,变成了一个“无赖”。在2月与路易斯维尔的一场比赛中,他因为故意绊人,一下子成为舆论焦点。赛后,一篇名为《下一个让人讨厌的杜克白人球员》的文章在上被不断地传播。

不过,阿伦却绝不收敛,伸腿绊人、挥肘打人这样的动作,不断地出现在场上,继而引发了众怒,“K教练”也不得不对他实行队内禁赛。2018年3月,已经大四的阿伦,又在面对北卡的比赛里,故意用屁股去顶撞下快攻的加里森·布鲁克斯,将后者直接顶翻在地。这个动作让他吃到了一级恶意犯规,也在“罪状”上增加了新的一条。但阿伦照旧我行我素,他仿佛在用行动表态:如果你是我的对手,那请你恨我吧!

一个“讨厌”的高中生

阿伦在高中时期就是篮球明星

早在2014年,格雷森·阿伦就已让整个美国认识了他这个篮球少年。当时的他还不满19岁,刚刚带领自己的高中拿到了州冠军。他也被选进了麦当劳全美最佳阵容,参加了当年全美高中生的盛会。

当时,阿伦已经决定要进入到杜克大学。在美国大学篮球圈里,杜克大学有几大宿敌,有很多球迷站在他们的对立面。随着阿伦选择杜克,这些球迷也开始将他视为“敌人”。这些跟他对立的球迷,在他参加麦当劳高中全明星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嘘他。

“我觉得这挺有意思,”阿伦说,“对我来讲,会把这类情绪视为动力。在高中打球时,我并没有太多地体会过这类情绪,不过我知道,等下赛季我进了大学,一切就会很不一样了。我把这些当做动力,但我也不会让它们太多地侵占我的大脑。”

阿伦这样的举动其实是明智的,因为相比职业体育,大学没有那么多金钱和利益纠葛。不管是场上的运动员,还是场边观战的球迷,大家都有一种比职业体育更为纯粹的热爱。这份热爱遇上自己支持的队伍,就会化作无条件的加油,可如果碰上对峙的球队,那就会诞生很多赤裸裸的嘲讽。

比如曾经也在杜克大学效力,如今成为NBA一名神射手的雷迪克,当年他在NCAA打球时,就没少成为对手攻击的目标。甚至对方阵营的球迷会集体举起印有他妈妈头像的纸,来对他进行干扰。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攻击只会针对那些明星球员,因为他们在场上会给对手造成严重的打击,自然就会引来还击。阿伦在高中毕业时,在当年的全美高中生评选中名列第20位。这其实充分说明了他的能力,所以杜克的对手们才会早早针对他展开行动。

在麦当劳全明星赛上,阿伦先是展现了出色的投篮能力。精准的中远投,让他比其他前来参赛的同届,明显高出了一个档次。结果到了扣篮大赛,阿伦又展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原来他不仅能投,扣篮更是一把好手。在这次的扣篮大赛上,阿伦让所有质疑者闭嘴的1扣,是他飞越贾希尔·奥卡福的一扣。

奥卡福就是2015年NBA选秀的探花秀,2014年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也去参加了麦当劳全美高中生明星赛,而且跟阿伦一样,他也决定要去杜克大学。这对当时的“冷静过后才能重拾爱情的三大星座
未来队友”,就先在扣篮大赛上培养了一下默契。而阿伦从2.08米的奥卡福头上飞过时,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而是杜克死敌的粉丝们,也更加讨厌他了。

去杜克实现梦想

阿伦逐步成为了杜克的头号球星

“对我来说,做出去杜克的决定,根本就是一件无需斟酌的事情,”阿伦说,“我还上九年级的时候,我就说我梦想去的学校是杜克。而现在,这一切变成了现实。我非常期待,也开始为其做好准备。在场外,我要好好学习,而到了赛场上,在那样一个完全的体系中,在那样一名厉害教练的手下打球,我觉得我会干出一番事业。”

带着这样的豪情壮志,阿伦如愿进入了杜克大学。他身边的队友,除了在扣篮大赛上让他飞越的奥卡福,还有两位也入选了麦当劳高中明星赛,那就是泰厄斯·琼斯和贾斯蒂斯·温斯洛。

虽然阿伦也是当地知名的高中生,可是跟奥卡福、琼斯以及温斯洛相比,他的实力和天赋都要略逊一筹。所以更多时候,阿伦都只能坐在板凳上,苦苦地等待着自己的机会。

一切,在那一年的终究四强战中产生了变化。在面对密歇根州大的比赛里,阿伦在他上场的时间里,迅速地发光发热。他不但得到了9分,还完成了一记让人印象深刻的扣篮。拿到那场胜利,杜克挺进了决赛,而阿伦也获得了教练的信任。

于是,才有了他在决赛中临危救主的英雄壮举。除了得到了关键的16分以外,他还封盖了威斯康辛的萨姆·德克尔的上篮,扼杀了对手逆转的机会。就这样,阿伦像英雄一般,站在了全美大学篮球的最高领奖台上。但他自己心里清楚,相比将要去参加选秀的奥卡福、琼斯和温斯洛,杜克还是更合适他的球队。

有了大一的比赛经验,大二的阿伦不仅比前一个赛季发挥得更好,也获得了更多上场时间。这一年,他从大一的场均4.4分,迅速提高到了21.6分。那一年,布兰登·英格拉姆进入杜克,本来集中在他身上的关注目光,全都被阿伦抢走了。

那时,阿伦是杜克的头号球星。

之所以这么说,不但仅是由于他得分的激增,更是因为他场上表现的卓越。大二阿伦的真实命中率达到61.6%,在进攻效力榜单上,他更是跻身全国前五十名的行列中。这样的效率,让K教练也舍不得换他下场。如果看了阿伦大二那一年杜克的比赛,就会发现他90%的时间都在球场上不知疲倦地奔跑着。

但在飞速进步同时,另外一股能量似乎也在他的体内不断膨胀。

“文青”是个坏小子

在2016年2月,杜克主场迎战路易斯维尔。对手正在发边线球,阿伦负责盯防的雷蒙德·斯帕拉丁,突然从他的身后开始加速朝前场冲去。而此时的阿伦没有赶忙跑上去追他,而是朝后伸出了自己的左腿。虽然没有朝后看,但阿伦这一绊,又快又准,直接将斯帕拉丁放倒在地。

因为比赛是在杜克的主场,所以现场球迷当时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但随着阿伦故意绊人的视频和动图在络上传播开,舆论攻势开始朝他袭来。特别是在那次事件产生后的3周,阿伦在面对佛罗里达州大的比赛里,又故技重施。这一回,他激起了众怒。

阿伦长得非常白净,如果跟他在大学校园里擦肩而过,他可能会被认为是个文学青年。不过,一旦穿上杜克的战袍,站在球场上时,他就恍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杜克篮球队的绰号是“蓝魔”,而阿伦俨然就是这支球队中的“白魔鬼”。

美国社会曾经有过很严重的种族歧视,但在篮球场上,这种“轻视”在某种意义上依旧存在,只不过被歧视者和歧视者颠倒了过来。“任何1所学校走出来的黑人球员,都不会像杜克走出的白人球员那样被人讨厌,”曾在杜克打过球的杰·威廉姆斯说。从最早的克里斯坦·莱特纳,到后来的J.J.雷迪克,这些白人球员在杜克打球时就是被对手球迷重点关照的对象。而如今,这个角色开始由阿伦扮演。

“我们只有打得足够好了,人们才会开始讨厌他,”杜克主帅“K教练”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做到,我也希望我们在场上足够优秀,优秀到让人们开始讨厌他。”

K教练并不是为阿伦开脱。大三那一年,阿伦在面对埃尔隆大学的比赛里,再次伸腿拌人。那场比赛之后,杜克一个展会100多个奶粉品牌混着“洋杂牌”
大学立即决定,对阿伦处以“无限期禁赛”的处罚。

爵士队下一个硬汉?

每个球员都有在球场上的生存之道。就难道你连30秒的时间都没有吗
像有英雄也一定会有反派一样,阿伦就是球场上的“反派”。

被球队禁赛一场以后,他就“解禁复出”了。毕竟这样一个拼命三郎似的人物,已成为杜克阵容中不可或缺的一员。虽然大三一年表现不错,也有进入NBA的机会。但阿伦还是回到杜克,开始以大四球员的身份,征战新一年的NCAA。

2018年3月18日,杜克与堪萨斯两所名校在NCAA全国锦标赛的舞台上相遇,他们要争夺一张最终四强的门票。

比赛最后时刻,双方战成72平,而杜克拥有最后一攻的机会。如果将球打进,他们就能进入到终究四强。其他4位队友都沉到底线附近,将上线全部留给阿伦单打。面对跟自己缠斗了几乎一整场的马利克·纽曼,阿伦在三分弧顶位置不断地做着交叉步和假动作。终于在还有4秒左右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空当,挤出了突破的身位。

但阿伦的突破,并未完全甩开防守他的纽曼,眼看空间和时间都在被急剧紧缩,阿伦只能选择出手。现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一球上。阿伦投出的球先是击中篮板,然后又磕在篮筐内沿,再砸在篮脖子上,然后在篮筐上转了半圈后,飞了出来。做英雄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了。不过阿伦可能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四年杜克生涯不管什么样的境遇,他都没有改变过自己。

就这样他用这种“一根筋”的劲头打完了大学4年。而他的这种“硬朗”风格,一下子就让很多爵士球迷想起了曾经的球队后卫斯托克顿。下赛季,NCAA的赛场上少了一个“让人讨厌的白人”,但爵士的对手们,或许就要开始小心他了。

本文内容转自体坛周报

免责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实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宝宝一咳嗽就吐是怎么回事
宝宝一咳嗽就吐是怎么回事
宝宝一睡觉就咳嗽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