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分娩疼痛该如何解决?怎么减轻分娩疼痛?[图]

2019-12-04 22:41: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很多男性无法理解女人分娩的痛苦,其实个人疼痛的耐受度是不同的,所以其实每个人感受疼痛的级别也是不同的,所以分娩的疼痛根本无法用等级来划分,因为那是一种极致的疼痛,就连男人都受不了的疼痛,那么分娩疼痛可以减轻或者想办法缓解吗?

1、怎么减轻分娩疼痛

作为一位致力于无痛分娩宣传的麻醉医师,笔者没有想到“无痛分娩”竟会在这样一种令人感伤的背景下——榆林待产妇跳楼自尽,走向大众的视野。

在产房,我们经常会遇到待产妇想要做镇痛,但是丈夫和其他亲属有顾虑。这些顾虑有些是源自对镇痛的不了解,担心镇痛会影响妈妈和宝宝,影响自然分娩的进程;有些是由于不能体会到女性分娩时疼痛所带来的痛苦,认为痛“忍忍”就过去了。但实际上分娩疼痛是一种痛不欲生的“痛”,一种丈夫无法理解和体验的“痛”。如果把各种疼痛按照等级来划分的话,分娩痛堪比骨折疼痛,处在疼痛的最高等级。当然也约有1%幸运的母亲在分娩时感受不到多少疼痛。强烈的疼痛本身会带来很多危害,比如大喊大叫引起过度通气,会导致胎盘血管的收缩,影响胎儿的血供和氧供;疼痛导致的疲劳无力,使产妇不能正确以及有足够力气配合助产士的分娩指导。伴随女性产前、产中和产后的疼痛以及对疼痛的担忧,还会造成神经-内分泌以及心理的改变,促成产后抑郁的发生。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我们早已经有控制分娩疼痛的有效技术——无痛分娩,医学上则习惯称作分娩镇痛。无痛分娩技术能有效缓解分娩疼痛,但并不能做到完全消除疼痛。分娩镇痛包括药物和非药物镇痛,以药物镇痛最有效。目前最常使用的药物性镇痛方法是椎管内镇痛,就是麻醉医生在待产妇腰部放置一根很细的管子,持续往椎管内泵注很低浓度的麻醉镇痛药物,即可有效缓解分娩疼痛,使产妇安然休息,积蓄力量。假如不适合自然分娩,需要临时转为剖宫产,还可以通过这根管子注入高浓度的麻醉药物,满足手术要求。

无痛分娩的安全性早已经得到证实,其作用于局部,血液吸收少,进入胎儿体内微乎其微,更加不会影响产后的哺乳,良好的镇痛反而对母亲和胎儿有利,还可能加速产程。镇痛操作技术不复杂,一般麻醉医生在五六分钟内就可以完成,在用药后10分钟,镇痛作用即可起效。

无痛分娩在国内外开展了很多年,目前在英美等发达国家,无痛分娩比例在80%-90%以上,笔者所在的一妇婴,镇痛比例也达到了70%。无痛分娩在我国整体的比例还很低,大约不足10%,低普及率固然有诸多原因,麻醉医师数量严重不足是主要症结之一。

榆林产妇事件后,媒体纷纷报道,不乏有文章呼吁要重视女性分娩期的疼痛,了解疼痛的潜在危害,我们也希望此次事件能够推动无痛分娩在我国的深入发展,惠及更多的孕产妇,让“痛不欲生”成为“不痛欲生”。

2、分娩到底是有多痛

无法形容的痛

提到怎么形容生孩子的疼痛感时,王悦(化名)语钝了。

破水是在早上7点多,医院就在她家马路对面,她溜达着就过去了。但没多久,一波一波的宫缩让她痛苦不已。用她自己的话讲,“痛到想骂人。”

她无法表达那种痛,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王悦也没法形容那种感觉;同时,作为一名经常参加运动和耐力挑战的人——她跑过马拉松,也曾翻越大山,生产的过程也迅速击垮了她的意志。

这绝非娇气、矫情,坐在那台“分娩阵痛体验仪”上之前,大三男生张林(化名)从来没想过,生孩子到底有多痛。“就觉得女人都要生孩子,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部分。”

但没等坐上那台仪器,张林就害怕了。“体验之前我们先简单和护士交谈了一下,还没测试就被吓得发抖了。”张林说。

2017年母亲节,南京妇幼保健医院搞了一个体验分娩的活动。为了感受下当母亲的辛苦,张林和三个男生伙伴来到医院,想亲自体验下分娩的感受。

当时,医护人员告诉他,医院的妊娠体验是给准妈妈们测试准备的,是为了让孕妇提前熟悉一下疼痛感,到了真正生产的时候不至于太紧张。但是之后的体验却告诉张林,分娩疼痛是绝对没法熟悉的,“整过程除了忍耐绝无办法”。

妊娠的疼痛模拟用电流模拟,把几个电极片贴到体验者的腹部。模拟体验的疼痛等级有一个电压数值,从0到100,数值越高越疼。

在体验的时候,护士还在一旁讲解,随着婴儿在母体内的发育,在不同的阶段疼痛的方式和疼痛的程度都不同。从轻微慢慢变强,有时是刺痛,有时是阵痛。

“模拟分娩的疼痛是集中在腹部,而真正的母亲从怀孕起,整个身体都会发生变化,全身各个部位器官由于怀孕而带来的不适,是无法模拟出来的。”同时参加活动的李强(化名)说。

实验刚开始时,在低电压下似乎还没有疼痛感,而随着电压不断加强,张林体会到了”这辈子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疼痛",从腹部传来的巨大痛苦传遍全身,从脚底一直贯穿到背部,身体本能地想通过弯曲缓解痛苦,但是却因为电流作用根本动弹不得,“仿佛一根钉子从头钉到脚,动弹不得,痛苦万分。”

因为个人体质不耐痛,坚持了大概20分钟,张林就受不了了,“当时整个病房弥漫着我们几个男生的惨叫。”李强则回忆,“当时我们几个都差点下不来了,有一个同学当场哭着给妈妈打电话。”

南京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昆明治疗妇科疾病那里好
信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江西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